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六十一章陆少是把自己当成解药吗

作品:陆少的离婚罪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是小满呐

    陆靳寒没有回答那个问题,甚至有些逃避闪躲,当初那个卑鄙的自己就那么**裸的被扒开现形,陆靳寒终究也是难以面对的,他回过头,看了看他们逃离的方向,苦笑。

    “也是我的错,给了她机会伤害你,更没有和她解释清楚我们之间,所以她才会那样恨你。”

    “烟烟,你活着……原谅她吧。”

    原谅她吧。

    陆靳寒也这样对自己说。

    陆司璟刚才的话在他脑子里,一句一句的回响着。

    “原谅她?哥哥,你原谅她了吗?”

    呵,陆靳寒,为什么呢?为什么不一如既往的恨着她?原谅她?不可能的,她迟早要玩死她!

    给了夏今惜机会,伤害夏宁烟?

    她们之间……

    一时间,林嫣面上不动声色,心思却是百转千回,陆靳寒和夏宁烟之间么?所以他们之间存在的,到底是什么?看来还真是个惊天秘密啊。

    林嫣心里冒出了许许多多的念头,一时间恍惚是自己下错了一步棋。

    不过看来,也是她查得不够彻底啊,她一直以为,夏宁烟这个身份能给她意想不到的效果,可是……陆靳寒到底爱的是谁?!

    夏宁烟,又到底是谁?

    他们之间,一定有关系!

    林嫣突然想到,她没有整容成夏宁烟的时候,她可是陆母的心腹。对于夏家,陆母似乎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仇恨,但是却难得的对夏宁烟疼爱有加,甚至,超过了陆靳寒。

    连同夏今惜……不对,当初给夏今惜下药,她虽然是推手,但是真正的主谋,可是陆母!

    只是她当时不知道,陆靳寒也是知情的,甚至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陆母曾说,要让夏今惜沦为陆家的保姆,全榕城的笑话,可是后来,真的是这样么?

    陆家和夏家,到底有什么秘密?!

    陆靳寒,你到底,爱的是谁!

    为什么她布了这样一场大局,却还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她手上沾满了鲜血,她也从来不曾后悔过,可是陆靳寒……不甘心!

    她不甘心!

    “烟烟,你回来了,没有死,我很开心。其中各种缘由我不会去查,但是榕城……你走吧。”

    陆靳寒让她走?!

    “哥,你爱她,你爱她是不是?”

    虽然是试探,林嫣眼里亦然带着有一丝受伤,甚至夹杂着疯狂,为什么都是夏家的,为什么同样一张脸,却就是看不到她呢。

    她不允许!

    这一次,她拿命换来的机会,她绝对不允许陆靳寒再爱别人!

    “可是伤害已经造成,就因为我活着,所以哥哥还是要继续爱她了么?那我呢,哥哥,那我呢?”

    夏宁烟一直喊陆靳寒哥哥。

    其实林嫣不喜欢这个称呼的。

    只是,谁让她现在是夏宁烟呢,她就得有夏宁烟的委屈。

    “烟烟,你还是我的妹妹,是我最疼爱的人。”

    妹妹?

    妹妹?!

    林嫣心头赫然震惊,不会……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那一抹震惊来不及掩藏,却被陆靳寒捕捉到了。他眼底滑过一丝嘲讽,难怪,难怪他会有满满的怪异感。

    宁烟,真的是烟烟么?

    或许他不该怀疑。

    烟烟活着,是一件好事。

    “嗯~”

    沉默间,夏今惜本能的由于难受而**了一声。

    陆靳寒低头,终于发现怀里的女人有所不对,她面色潮红那只完好的手不停的在他身上……

    陆靳寒有一瞬间的僵硬。

    “不要,不要走……”

    低哑的女音带着魅惑,此时此刻陆靳寒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忽略了女人脸上的那道疤痕,他眼神有些迷离。

    “哥哥!”林嫣暗道一声不好,急切的喊着陆靳寒。

    她授意的罗琳琳给夏今惜喂药,她是想成全她和那个男人啊!谁知道那个贱人,擅作主张,可恶!

    “赶紧离开。”

    陆靳寒再次看了一眼陆司璟的方向,拿出手机交代了何琳达几句,急色匆匆的走了。

    废墟处,又是许久许久。

    陆司璟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以为必死无疑的,呵,算他命大。或许罗琳琳压根没打算至他们于死地。

    只是这场绑架,到底意欲何为呢?

    陆司璟想不明白。

    她绑架夏今惜,完全可以报仇了,为什么还要算上林嫣?

    动机甚为模糊。

    陆司璟被疼的皱眉,慢慢的清醒着,从地下爬起来。

    只是他的手……

    跑的时候太急,摔倒的时候手被滑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嘶……”

    陆司璟苦笑,“我家阿惜还真是多灾多难,这一次,真的该走了。”

    不知道榕城还有多少隐形**,不知道夏今惜身边还有多少像罗琳琳这样的,觊觎着她的命的人。

    该走了,一定要走了。

    防不胜防,惹不起,就躲着吧。陆司璟想着刚才对陆靳寒说的话,抿了抿唇,忽而觉得后脑勺有些疼,继而,看见一个熟悉的人。

    “何琳达?”

    ……

    魅色,会所。

    兜兜转转,又是这里。

    顾梅花看见陆靳寒抱着夏今惜进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随即又是了然。

    “陆少?她怎么了?”

    陆靳寒抿了抿唇,眸中一片寒光,当年夏今惜被下药那一幕仿佛犹在眼前,他还要做当初的那个陆靳寒么?

    可是,她不是当初的夏今惜了。

    即便当初她自愿嫁给他,无论此时还是那时,她心里的人也都不是他。

    “嗯,难受,阿璟……”

    阿璟。

    果真,又是阿璟。

    女人的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紧紧抱着陆靳寒的背,不停的扭动着。

    陆靳寒眉目敛起戾气,手劲大的惊人,直到眼见着夏今惜眉目有一丝丝痛苦之色,才满意的收敛的力道,“我要一间干净的房间。”

    “陆少?这个……”

    “怎么了?”

    陆靳寒冷漠的看了顾梅花一眼,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又听到她说,“您不会对她……”

    “对她如何?”

    “陆总,你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这么紧张?她明显被下药了,陆总是要把自己当成解药吗?”

    顾梅花说完,自己的心先颤了颤。

    他还是怕陆靳寒的,毕竟当初的顾家,如果没有陆家的雷霆手段,顾家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