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说网站

第三章 杀鸡儆猴

作品:寒门贵子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地黄丸

    Ww w.8 LwX.CoM    竺无漏没有死,但徐佑瞧着他的样子,或许他会觉得自己还不如死去。

    右眼被挖去,左手被砍掉,右脚齐脚踝而断,俊俏的脸蛋上满布刀痕,显得狰狞可怖,可偏偏身上的衣服还是那么如雪般白净的僧袍,只是这时穿在身上,仿佛地狱里的恶鬼披上了圣洁的佛衣,怎么看怎么觉得恐怖,估计从此后,再不会有人愿意称他为雪僧。

    徐佑只看了竺无漏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心里想着都明玉的用意。先是竺法言的人头,然后是竺无漏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这是警告?

    杀鸡儆猴么?

    身为俘虏,要有俘虏的觉悟,都明玉说过要礼送他出城,这可能不是假话,但礼送的前提,必须是徐佑满足他提出来的某些条件,或者说,像竺无漏一样,让自个看上去很有利用价值。

    只有具备利用价值的人才会得到相应的礼遇,这点,徐佑一直很清楚。都明玉应该想让他做什么事,听话去做,或许会有生机,不听话,大德寺的和尚就是前车之鉴。

    都明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徐佑的神色,突然道:“七郎可是觉得我下手太残忍了些?”

    徐佑当然不是讲究以德报怨的圣母,有仇报仇,理所当然,竺无漏直接或间接害的高惠一家四口死于非命,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但死则死矣,何苦这样折磨他取乐呢?

    “祭酒做事,自有深意,我不敢置喙!”

    都明玉抬起头,望着湖心亭亭玉立的荷花,道:“我答应过高惠,要手刃竺无漏为他全家雪恨。不过,竺无漏对我还有用处,只好先留他一命,但说过的话,不能失言,所以取点彩头以告慰高惠在天之灵。”

    徐佑静静的听着,没有做声!

    “当然,我也不瞒你,竺无漏马上就要被带去游街,先是钱塘,然后去诸暨、上虞、余姚等地。今后每打下一块地盘,都要拉着他去游街示众。我要让那些首鼠两端,明里暗里倾向佛门的人瞧瞧,连他们的佛子都成了这幅模样,看谁今后还有胆量忤逆天师,信奉邪神!”

    变态!

    这事办的是够变态,但徐佑无话可说。宗 教之间的战争,本来就比世俗之战更加的残酷和血腥,以前那个时空里发生的三武 灭佛,几乎将佛门屠戮殆尽,而佛门得势的时候,道门也总是被打压消弱,好几次差点难以翻身。

    这年头争点香火不容易,谁对谁错,谁能说得清呢?

    竺无漏跪在地上,因为身体的残缺,难以掌握平衡,斜斜的歪向一侧,只好用右手撑着地面,仅留的一只眼睛没了往日闪烁的神光,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都明玉,过了许久才慢慢移动到徐佑身上。

    惊讶、疑惑、愤恨和难以遮掩的羞惭与不甘,徐佑很难想象会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这么多的情绪,那个曾经高居莲座之上,微笑着对苍生说法的雪僧终究不能免俗,当处于绝对的逆境时,从容、淡然、舍得和放下都不过是迷惑信徒的说辞而已,他并不是佛子,只是一个有野心、有、有恩怨情仇、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人之初,性本恶,雪白的僧袍,可以遮掩一时的丑陋,却还是遮掩不了一世!

    显然,很恨屋及乌,竺无漏把徐佑当成了都明玉的同伙。徐佑虽然不惧,但也没打算背这个黑锅,耸了耸肩,道:“我是都祭酒的俘虏,跟竺法师没什么区别。”

    竺无漏再次把视线移向都明玉,毫不遮掩眼眸里的恨意。都明玉浑不在乎,目光上下游弋,仿佛在欣赏一件由他亲手雕刻的艺术品,精致、美丽、无暇,道:“七郎,知道我为什么我只取他一只眼睛,一只手,一只脚吗?”

    他不等徐佑回答,唇角上翘,眉眼间透着说不出的满足,道:“若两目尽去,他如何看到那些曾对他俯首膜拜的人们是怎么厌弃他?若两手尽去,他又如何亲手写下控诉佛门荒淫无道的文章给世人拜读……”

    徐佑对都明玉越来越忌惮,因为疯子不按套路出牌,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发什么疯,见他的眼神扫过来,无奈做起捧哏的角色,道:“那……双脚呢?”

    “双脚尽去,他就要跌坐不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竺法师仍端坐在莲台上精修呢。不如让他跛脚踽行,走起路来一步三摇,东倒西歪,岂不有趣?”

    杀人不过头点地,古往今来,可见过暴戾之君能长久的吗?都明玉要用竺无漏的肉身震慑三吴所有的敌人,可如此折辱,会不会激起别人同仇敌忾之心,从而起到逆反效果呢?

    徐佑不赞同都明玉的做法,可也知道都明玉没打算将扬州经营成百年基业,对他来说,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把从金陵来的中军拖住就可以了,民心对他而言不重要,所以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竺无漏竟然说的出话,徐佑本以为他的舌头也被拔了去,只是平时悦耳温和的嗓音变成了凄厉的低嚎。前世里徐佑曾和朋友去打猎,被套住腿的野狼就是发出这样绝望又不甘的低沉的嘶吼。

    可是,到了这时,嚎叫又有什么用呢?

    “不会么?”

    都明玉笑着摇摇头,转头对徐佑道:“七郎要不要跟我打个赌,我赌用不了七日,竺无漏就会像只狗一样对着我摇尾乞怜,无论让他做什么事都会心甘情愿?”

    徐佑眼睑低垂,似有不忍,道:“祭酒是庄家,怎么赌都是赢,何苦占我的便宜?竺法师是聪明人,祭酒晓之以情,自然会得到想要的东西!刑罚太过,有伤天和,望祭酒三思。”

    都明玉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凝视徐佑良久,挥了挥手,让手下带走竺无漏,道:“七郎心软了?”

    徐佑跟竺无漏又没交情,自顾不暇的时候哪里有闲心去担忧别人,只不过他故意表现出一点妇人之仁,让都明玉自以为能够看破他的内心,抓住他的软肋,然后利用他的弱点达到控制他的目的。

    每个人都有弱点,徐佑也不例外,与其让敌人来发现并加以利用,不如示敌以弱,干脆利落的送他一个现成的。通过都明玉刚才的种种表现,徐佑发现他喜欢的不是操控身体,而是操控人心,所以瞧到别人的心口上掀开了一道缝,就像钻洞的泥鳅一样,非得钻进去看个明白。

    不过,这个人实在太聪明了,不会那么容易上当,所以要潜移默化,先给他点甜头做引子,一步步来。

    “兔死狐悲,难免戚戚!”

    “不一样的,七郎跟竺无漏不同……”

    “确实不同,他毕竟是佛子!”

    “佛子?狗佛子!”都明玉这样典则俊雅的人,竟也会骂脏话,让徐佑为之侧目,道:“不过是竺道融推出来的傀儡而已,如何能够跟七郎相提并论?”

    徐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都明玉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论才华样貌背景名声,竺无漏样样不差,甚至犹有过之,可偏偏两人得到的待遇迥然不同。

    佛门固然跟天师道有仇,可徐氏跟天师道的仇怨也不小,没道理啊!

    “祭酒又在寻我开心,竺道融竺宗主何等人物,能被他选中当做傀儡,也是世间了不得的成就了。”

    “竺道融……”

    都明玉没有反驳,任他再狂妄之人,听到竺道融的名字,都要忍不住先低三分的头,再低三分的势,人不过十二分的气,上来就没了一半,如何跟人家斗?又如何斗得过人家?

    “七郎,你以为这样说就会让竺无漏心存感激吗?不,我可以保证,他今后若是重新得势,第一个要杀的是我,第二个,绝对是你!”

    这倒是很有可能,徐佑目睹了竺无漏人生最低谷的凄惨,若真有咸鱼翻身的那天,他肯定想要杀光所有的知情人,这点毋庸置疑。

    “祭酒怕他报复吗?”

    都明玉反问道:“七郎呢?”

    徐佑笑而不答,都明玉也是一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如果怕人报复,那干脆都不要活了,成大事者不可能没有敌人,有敌人,才有动力,这对徐佑,亦或都明玉而言,都不是问题!

    再者说,竺无漏的性命现下握在都明玉的手里,等没有了利用价值,取他的脑袋不过一句话的事,应该没什么能够翻身的机会了。

    “我此番费尽心思请七郎留下,其实,是有一要事相求!此事非七郎不可,还望万勿推辞。”

    该玩的手段都玩遍了,该试探的也试探过了,徐佑心道:正戏来了,口中却道:“在下虽有薄名,实则不副,又武功尽失,没有什么能够帮到祭酒的地方。”

    “陆绪号称三吴第一,可连七郎一成的文采都不如,你又何必过谦?”都明玉没有给他推辞的机会,径自道:“天师道起事,不能失了大义,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嘛,所以我准备发檄文宣告天下,让世人知道我们为何而反,这正要借重七郎的才名和华章……”

    这真是当还要立牌坊,徐佑没接这个话茬,檄文岂是好写的?写的轻了,难以让都明玉满意,可要写的重了,安子道不是曹操,不是武则天,不会因为欣赏自己的讨伐檄文而赦免了从逆的重罪。

    都明玉说的好听,等扬州事了,礼送他出城,可若是写了檄文,就算出了钱塘,天下之大,又有哪里可去?

    徐佑沉吟不语,都明玉也不催促,两人对坐良久,徐佑突然问道:“高惠死前喊的那几句谶言,到底什么意思?”

    “前面几句不算晦涩,七郎应该明白,至于后面……心宿下,孟章休。心宿是大火星,诗经有七月流火的句子,意思就是七月下旬将有大火……”

    “七月大火……太平仓?”

    “正是太平仓!”

    都明玉终于承认太平仓被毁是天师道所为,只是知道了又如何,已经于事无补。徐佑叹道:“佩服!”

    “看守太平仓的仓隶中有几个天师道的人,放把火不算大事。”都明玉说的轻松,可要在防备严密的太平仓里动手,没有精密的策划和部署是不可能成功的,他继续解释道:“至于孟章,不知七郎可读过《七元经》?孟章为青龙神君,龙化为天子,孟章休,意指帝星陨落。连太平仓都起了火,扬州灾情已不可逆转,动乱在即,天子在金陵城中岂能安稳?”

    “就这么简单?”

    都明玉露出无奈的表情,道:“七郎,你太聪明了,想瞒过你极难。也罢,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示诚意。心宿为青龙七宿之一,而青龙也是我所部中负责查探情报的秘密机构,动手烧毁太平仓的正是青龙部的心宿星。太平仓毁了后,为了避免被卧虎司的黄耳犬嗅到,整个青龙部的人全部隐蔽了起来。这也是心宿下,孟章休的第二层含义。”

    “七月大火的流言自高惠而出,然后在道民中传了许久,很多人半信半疑。等到太平仓真的失火,他们这才相信天子失德,开始一心一意的跟着天师起事。”

    “天子失德?”

    “明而近房,天下同心。天师夜观天象,心宿成五星聚的奇观,即表示天下同心,天子失德,天下人都同意改立天子。”

    “原来如此!”

    徐佑恍然大悟,他对易经所涉不多,虽比不上暗夭和何濡,但也算是通了经,可无论如何没想到,简单的六个字竟然包含了这么多的含义。

    “那,觜参起,照斗牛?”

    “七郎可知分野?”

    徐佑点点头,分野就是二十八星宿对应地上的各个州郡所在地,他绝顶聪明,一点就透:“我懂了,觜、参的分野是益州,指的是鹤鸣山天师宫,而斗、牛的分野在扬州……厉害,厉害,借天象星宿之名,却暗合贵教的全盘大计,我后知后觉,委实愚蠢!”

    “七郎若是蠢人,世间哪里还有聪明人?” 都明玉眼眸里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似乎对徐佑的智计有了重新的认知,或者是在考虑这样的人,他是否能够像以前那样有把握牢牢控制在手里,

    徐佑又道:“觜、参是白虎七宿,斗、牛是玄武七宿,莫非祭酒麾下还有白虎、玄武两部?是他们掀起了扬州这滔天巨浪?”

    “不错,我麾下五部,白虎善攻,玄武善守,由此二部相互配合,扬州大局可定!”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此为四灵,徐佑不禁好奇,除四灵之外,还有一部是什么?不过,瞧都明玉的神色,想来他不会透露,也就不再追问。

    “祭酒推心置腹,像这等机密都如实以告,我铭感于心,但是……”徐佑抬起头,直视着都明玉的眼睛,道:“檄文,我不能写!”Ww W.8 L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