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第七十四章 爸爸的故事

作品:海贼之火龙咆哮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蛇草花露水

    Ww w.8 LwX.CoM

    “我真的很好奇啊,能够让那个人这样崇拜的男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弗拉德看着泽法的眼神很是有些好奇,“我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对你很感兴趣了,就已经很是想要亲眼看一看你是个怎么样的男人了!”

    弗拉德言真意切,并没有丝毫说谎的意思,他还不至于用这样的谎言来蒙骗别人,太下作,也太难看。

    “这样吗?”

    泽法喃喃自语,看着弗拉德的眼神有些复杂:“原来你是斯诺德的孩子么?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那个混小子早就已经死了!”

    语气之中带着三分的欣喜,并不明显,毕竟,弗拉德是一个海贼,他还是一个海军。

    “但是,”

    泽法的眼神猛地变得冷厉,语气瞬间森寒下来:“小子,为什么你会是一个海贼?斯诺德,那个混蛋是怎么教育你的?”

    “乌哈哈哈哈,别误会啊,泽法先生,千万别误会啊,”

    弗拉德笑着,脸上带着极为愉悦的表情,“那个男人,我的父亲他,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海军来着的啊,这一点千万别误会了!”

    “直到死的时候他都是为了保护别人而死的,唯独这一点,请千万别搞错了!”

    弗拉德这么说道,语气之中带着难得的严肃:“虽然我对于海军并不感冒,对于所谓的正义并不太信任,但是啊,但是呢,泽法先生,请千万不要怀疑,请千万不要怀疑那个男人,怀疑费迪南多-斯诺德这个男人对于正义的憧憬。”

    “那个男人到死的时候都是作为一个海军而死去的,请千万不要质疑他一个合格的海军的身份,这样的怀疑是并不必要的。”

    弗拉德这么说道。

    “是吗?”

    泽法的声音有些低沉:“那个小子还是已经死了啊,我还以为——”

    “是啊,早就已经死了,”

    弗拉德笑着,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很早以前,在我还很小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已经死了,就已经被人杀死了,现在想想,就连他的脸都快要想不起来了。”

    “这样啊,”

    泽法默然无语,突然问了一句:“他,最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即使是弗拉德是一个海贼,即使泽法自己是一个海军,即使两个人是势不两立的关系,即使两个人之间的阵营,两人之间的立场天差地别,两个人注定是要生死相搏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即使是这样,泽法也很想知道。

    即使是这样,泽法也很想知道,很想知道那个男人,那个混小子,那个自己的弟子,自己当做儿子一样的男人最后的结局是个什么样子。

    或许,这就是一个男人,一个师傅,一个父亲的心理吧?泽法这么想到。

    “过得怎么样?”

    弗拉德走神了,作为一名海贼在海军的面前走神无疑是找死的行为,但是,现在他还是无可避免的走神了。

    ----------------

    “妈妈妈!生下来了,是一个很健康的男孩子啊!”

    洪亮的女人的声音传来,有些迷糊的婴儿费力得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稚嫩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个迷茫的眼神。

    “也让我看一看啊,也让我看一看啊!那是我的儿子啊!”

    有些急促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小小的婴儿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只是觉得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很亲切,他还听不懂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孩子已经生下来来,你早就没用了!傻瓜!”

    女人声音很是得意,“不是说了别靠近我了吗?是谁让他进来的?”

    “抱歉,妈妈,这个男人速度很快!”

    这是另一个人插话的声音。

    “让我看一看吧,让我看一看我的孩子吧!”

    “妈妈妈妈,离我的孩子远一点啊,蠢货!”

    “砰!”

    那是人体被打飞的声音。

    ---------------

    “呜哈哈,小小的弗拉德,猜猜我是谁?”

    小小的弗拉德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脏兮兮邋里邋遢的男人,和这周围精致豪华的宫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也和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有着巨大的差别。

    “……”

    是谁呢?小小的弗拉德这么问自己,万国这样戒备森严的地方,居然也会混进这样的奇怪的家伙吗?

    “是我哦,是爸爸哦!”

    邋里邋遢的男人一把抱起了小小的男孩,死命的蹭,脏兮兮的脸上还能够隐约看出他英俊的容貌,男人脸上涕泗横流,眼泪鼻涕就像是决了堤的大坝一样喷薄而出。

    老实说,很恶心,弗拉德这么觉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亲切,自然而然的觉得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最亲的人。

    这一刻,弗拉德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这个声音在好几年前也听到过,这样的温暖那个时候也感受过。

    “混蛋,我说过吧!离我可爱的弟弟远一点!”

    “砰!”

    高大的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一脚踢飞了男人,轻轻地接住弗拉德纤弱的身体,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的眼神很是冰冷。

    “乌哈哈哈哈!”

    躺在地上的男人丝毫没有沮丧的样子,只是笑着,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弗拉德和爸爸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哦!”

    “滚远点!蠢货!”

    -------------

    “为什么这么执着?”

    小小的男孩歪着脑袋这样的询问道,在他的面前是那个一直脏兮兮的男人,“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我们明明也只见过一面啊!”

    “就算是我是你的孩子,没有亲情的联系,这样的我也值得你拼了命也要见一次吗?”

    小小的男孩说话却完全没有一点小孩子的样子,语气之中很是严肃。

    “乌哈哈哈哈!”

    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着,没有回答弗拉德的话的意思。

    “你笑什么?”

    弗拉德有些惊奇。

    “没有什么,只是曾经有个人告诉我,当我不知所措,当我伤心难过,当我迷茫的时候就放声大笑,至少会让迷茫少上一点。”

    男人笑嘻嘻的。

    “什么?”

    弗拉德有些惊,这个世界的人都是脑回路有问题吗?总感觉交流起来很困难啊。

    “乌哈哈哈哈!”

    男人轻轻地揉着弗拉德的脑袋,笑着:“弗拉德,因为我是父亲啊,老实说我也没有做好做一个父亲的准备,你的降临对我来说真的有些突兀,但是呢,但是啊,弗拉德,谢谢你哦,”

    “恩?”

    弗拉德抬起头有些惊讶的样子。

    “谢谢你哦,”

    男人的眼睛有些湿润:“让我多了一个亲人,真的,谢谢你哦!”

    男人这么说道。

    弗拉德默默无语,说不出话来。

    “混蛋,你又是从哪里溜进来的啊!”

    恼怒的声音从远既近。

    “乌哈哈哈哈,欢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男人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着:“弗拉德,下次再见咯!”

    “乌哈哈哈哈!”

    男人渐渐跑远了。

    “呜哈哈?”

    弗拉德嘴角一撇:“蠢透了!”

    Ww W.8 L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