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住院

作品:穿过时空爱上你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玖舒

    “夫人,我们去哪儿啊?”从来没穿过洋服的银镜,现在穿着洋服胆战心惊的就跟这衣服是偷来的一样。

    秦黛拍了拍银镜的肩膀,“放轻松!”

    秦黛摇了摇手里的银票,“今天!我带你们去吃大餐!我们今天要开开心心的!”

    三个人一听有饭吃,顿时就来了兴趣,那富家小姐的范儿也起来了点儿。生怕丢人。

    秦黛一行人去了一家叫红印的西餐厅,可是好巧不巧的是,这家西餐厅正好在兰香门对面。

    秦黛要了一个包厢,几个人点了一桌的菜,胡吃海喝了一顿。

    吃完饭,几个人付了钱说说笑笑地出了餐厅。

    “这还是我第一次吃西餐呢!你们呢?”春画的头向银镜玉镜伸了伸。

    结果,银镜和玉镜还没答,春画就被突然停下来的秦黛给撞到了。

    “夫…夫人,怎么了?”

    三个人向秦黛目光停留的地方看去,几个人就差叫出声了。

    远远看去,街道另一边的歌舞厅门口站着一对男女。

    只见那男女举止亲密,那女人给男人整了整衣领,男人的手还放在女人的腰上,男人低下头去对着女人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见那女人顿时面色通红。

    秦黛看到这一幕,被气得手指甲都快攥到肉里了。

    “夫人,这…这肯定是少帅为了…为了军务。”春画自己都编不下去了,让秦黛又怎么能想信。

    银镜玉镜更是不能平复心情,自家的好夫人被这样对待,就和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不管是因为什么,这是他的自由。”秦黛虽然这么说,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受控制的生气,甚至是难过。

    正当秦黛转身要走的时候,江慕的目光飘了过来,秦黛也不偏不倚地正好看见。

    他认出了她,她似乎看见他的表情有一丝的慌张。

    秦黛并没有过多留恋,她转身就走向了另一条街道。

    江慕看见秦黛开始是诧异,后来却变成了慌张。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想让秦黛误会。

    可是,不巧的是秦黛…误会了。

    春画三个人跟在秦黛后面,一声不吭,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这样一直跟着秦黛走。

    秦黛走到一个地方就停下了,只见上面写着“酒馆”二字。

    “夫…”春画刚想张嘴就被玉镜拉住了,玉镜轻轻摇了摇头。春画也就没再说。

    几个人就这样走进了酒馆。

    秦黛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春画三个人就一直坐在秦黛身后。

    秦黛刚坐下就叫来了一瓶的威士忌和一瓶红酒。

    开始秦黛还用杯子倒着喝,后来干脆把杯子放到了一边,一瓶一瓶地灌自己,喝完就要。

    “玉镜,你说夫人为什么这么喝啊?”春画实在是不清楚秦黛到底在想什么。

    “刚才少帅不是……”玉镜点到为止,不再去说。

    “不会的!夫人不喜欢少帅。”春画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个理由,因为从前的“秦黛”,所以她认为自家现在的夫人也不喜欢少帅,因为她心里有人。

    可是,这是以前。

    “那为什么啊?”银镜也开始参与这场讨论中。

    “那…会不会是夫人不甘心自己的夫君被……”

    “嘭”

    几个人正说的起劲儿,结果玉镜还没说完,秦黛就趴桌子上了。

    几个人赶紧去扶秦黛。

    “夫人?夫人?”春画叫了叫秦黛。

    秦黛猛的坐直了,“继续喝!”

    桌子上看去,秦黛已经喝了好几瓶了。

    “夫人,我们不喝了,我们回家。”玉镜把秦黛手里的酒瓶慢慢拿出来。

    秦黛立马就急了,“把酒给我!”

    春画几个人都不敢动,玉镜慢慢环绕四周,在门口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少帅?!

    玉镜碰了碰春画和银镜,几个人看见江慕自觉地退了了退。

    江慕从门口慢慢走向秦黛,秦黛一点儿也不知道她的周围已经没有人再喧闹,不知道在房子的外面被人团团围住,更不知道有人走了过来。

    秦黛见迟迟没有酒拿过来,直了直身子。

    “酒呢?我的酒呢!怎么都欺负我啊!”

    秦黛这一喊,邵洵立马就清场了,生怕影响自家少帅的发挥。

    现在,屋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看见人都跑了出去,秦黛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看向门外,正好对上江慕令人寒颤的目光。

    秦黛才不想搭理他,就和没看见一样,转过身自己去拿酒。

    江慕抓过秦黛的手,把她拽到了怀里。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秦黛用手一直挣扎着要离开。

    这下,江慕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

    “江慕!”秦黛抬起头来看向江慕,那眼神让人害怕,其中还有夹杂着嫌弃。

    “我好不容易信一个人,好不容易有点儿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说着说着秦黛就哭了。

    “我才不要喜欢你!”

    江慕抱住秦黛,低下头去,嘴巴紧紧贴着秦黛的耳朵。

    “你听我说。”有磁性的声音就好像有魔力,让人不忍打断,秦黛竟然真的安静下来听他说。

    “那人是个日本人。她的母亲是国人,父亲是日本人,在政治上有一定的地位。这次是她父亲让她来的,谈一些有关租界的事,我不能不去。所以你看见的只是假象。”

    江慕本来可以不解释的,但他从让邵洵跟着她的那一刻,结果就已经出来了。

    等到他看见她一个人灌自己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受,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一些平常不曾做过的事了。

    秦黛抬起头来,看着他,“真的?”

    江慕的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回家。”江慕慢慢地松开了她。

    但是,江慕刚一松开,秦黛就又倒在了江慕的怀里,秦黛知道自己哮喘又发作了。

    江慕立马抱起秦黛就往外走。

    邵洵从来没有见过江慕这么慌的样子,连忙打开车门。

    秦黛刚坐进车里就拉住了江慕,“包,我的包!”

    江慕不知道她要包干什么,但是她要。

    江慕下了车从春画手里拿过了秦黛的包。

    秦黛一拿到包就开始翻,最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她把里面的要倒出来放进了嘴里。

    幸亏秦黛早早就备好了,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江慕看着秦黛吃了药,他不知道秦黛是怎么回事,看她好多了也还是吩咐邵洵去了医院。

    这时候,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秦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吃过药伴着醉酒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医院前,江慕一把抱起秦黛就进了医院。

    ……

    等到秦黛第二天醒的时候,江慕还在她床边陪着。秦黛慢慢想了想,她想起来自己好像买醉,好像还表白了。

    正好这时候江慕感觉到了一点动静,也睁开了眼。就在他睁开眼的时候,秦黛用最快的速度蒙上了脸。

    江慕刚醒过神来就看见了蒙在被子里的秦黛。

    江慕拉了拉秦黛的被子,“出来吧!一会儿喘不过气来了。”

    结果秦黛蒙的更紧了,“你…你军区里没事吗?”

    江慕简直要被秦黛这个样子给逗乐了,“有邵洵呢!出来吧!”

    于是,在江慕的百般劝说之下秦黛终于露出了半边脸。

    “有什么好捂的?”江慕干脆都给她拉下来了。

    “太丢人了!”秦黛看见江慕,那脸都快掐出血来了。

    “没什么丢人的,对了,你不用再回江府了。”江慕一脸平静地说着让秦黛不平静的话。

    “你终于说服家里人要休我了?”

    “你在想什么?你以后住雅园。”

    “雅园?”秦黛被江慕搞得一脸懵。

    “我的私墅”江慕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平静。

    “别墅?”秦黛不好相信地发出了疑问。

    看见江慕点头,秦黛就差高兴过去了。

    秦黛可从来没住过别墅,先不管那别墅怎么样,起码是个别墅啊。

    “什么时候搬?”

    “出了院”

    “那什么时候出院?”

    “今天。医生说你没事一切健康。”

    “我本来就没事,是你把我弄进来的。”秦黛小声地自己嘟嘟囔囔。

    “你说什么?”

    “我说我本来就没事啊。”

    “那你昨天?”

    秦黛也不打算瞒着江慕,免得以后再把她送医院里来,虽然她喜欢医院,但她不喜欢躺在医院的床上。

    “我有哮喘,就是有的时候会呼吸困难,如果不吃药会窒息而死。”秦黛说的轻轻松松。

    “那昨天的药就是治这个的?”

    “嗯!”

    “把药名给我,我去买。“

    “你买不到,这是我自己做的。现在应该还没我这种药。”

    江慕第一次感觉到钱不值钱。

    于是这场谈话就以尴尬结尾了。

    “今天午饭你在医院吃,下午我来接你,午饭春画会来送的。我要先回一趟江府。”江慕嘱咐完就站起了身。

    看见秦黛乖乖地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快到中午的时候春画果然来了。

    “夫人!你要吓死我了!”春画一进病房就抱着秦黛开始了无尽的抱怨。

    “我这不是没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