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容昑来访

作品:被迫营业的女杀手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桃酒tj

    孟思语在姜明这里也没久留,她还要回去看看木璇灵的情况,只是走之前她提前和姜明说了这几日她就要出谷的事情,这里的事就要拜托他多费心了。

    “小语,出门在外有什么事别硬撑,解决不了的就给谷里来信。师父不在,还有我们在,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姜明看着自家的师妹,还是多嘱咐了两句。

    “嗯,知道了师兄。”

    孟思语忍不住红了眼睛,姜明性子有些怪癖,一向不喜理人,虽说和自己还有几句话说,但是也从没把关心的话说的这么直接。这一次让孟思语心里一暖,倒是让近来有些七上八下的心情缓和了很多。

    孟思语这边正往回走的路上,撞到了小丫鬟春柳。

    “大小姐,正找您呢!”

    春柳看到孟思语赶忙走了两步过来。

    “什么事?”

    孟思语边走边问着。

    “谷外来了一个道长,说是找凌姑娘的,我没见着凌姑娘就想着和您先说一声。”

    春柳急急忙忙的解释着。

    “道长?难道是之前谢大哥提到过的容昑道长吗?”

    孟思语之前倒是听谢琦提了一嘴,对容昑还有几分印象。

    “他好像是说自己道号什么琴来着,没记得是如琴还是柔琴?”

    春柳自己嘟嘟囔囔的。

    “也罢,找不到凌姑娘还找不到谢珏吗?你带谢珏去前面认认人。”

    孟思语本想自己去看看,可是之前从未见过容昑,倒是怕认错人。

    “那我这就去找谢三公子。”

    春柳这一得令就又一溜烟的跑了。

    “这丫头……”

    孟思语看她急急忙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之后的事和孟思语猜的差不多,果真是那位容昑道长来了,只是看这道长风尘仆仆的样子,怕是路上没少折腾。

    “你这一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谢珏看着他有几分逃难的样子忍不住想问。

    “说来话长,先让我收拾一下自己。”

    容昑也有心说说,只是眼下还是洗漱一下换身衣服更急一点。

    “嗯也好,反正阿瑶出门了,还没回来,等阿瑶回来一起说。”

    谢珏点点头。

    容昑匆忙的出现在大家视线里,又匆忙的离开。

    一直到晚间,谷里的人才凑齐一桌。凌瑶也回来了,容昑也收拾的干净清爽。两人见面倒是没什么激动的,只是互相打量两眼。

    晚上大家食欲好像都一般,吃的都不多,撂了筷子之后,就坐在一起聊天了。

    “你这一路是怎么回事?”

    谢珏还惦记着容昑刚来时候的形象。

    “唉,谁能想到,我在来的时候遇见了护楼刀。”

    容昑一叹,这一路还真是不太平。

    “护楼刀?难道你遇到了沈凉镌?”

    谢珏和凌瑶还有木璇灵三人一对视,谢珏才问了一句。

    “没错,就是沈凉镌,怎么难道你们和他有交情?”

    容昑不知道之前半路客栈的事,倒是有些奇怪他们的反应。

    “说不上交情,也不过是一面之缘。”

    谢珏把先前在半路客栈发生的一切简单的和容昑说了一下。

    “这也是巧了,只是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倒是没和林明城那些人在一起。”

    容昑听着倒是能理解为什么在乡野之地能够撞上护楼刀了。

    容昑自运城出发之后,路上天气倒还好,前半段也算是顺风顺水,可后面就有点乱七八糟了。

    他确实也没想到能在路经一个小村庄的时候,遇到了护楼刀沈凉镌。

    容昑倒不是和沈凉镌发生了冲突所以搞的一身狼藉,而是当时的沈凉镌和旁人打斗命悬一线,他本着日行一善的心出手相助,没想到对方实力强劲,最后只好带着沈凉镌跑路了。

    “能把沈凉镌逼到绝境的人,在江湖寥寥无几。”

    谢珏听到这里,忍不住猜测起对方是谁。谢珏也算和沈凉镌有短暂的交手,沈凉镌可不是什么虚有其名的人。

    “我当时也觉得诧异,可沈凉镌也没说这人是谁。”

    容昑皱着眉头回忆当时的场景。

    那人功夫深厚,反应也机敏,怎么看都会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可偏偏是这样的人莫名其妙的和沈凉镌起了冲突。事后沈凉镌说他是在山林里突然被袭击,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况下就被迫和对方战到了一起。

    “突然袭击吗?”

    谢珏听到这个觉得好像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但是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容昑继续回忆起来,他和沈凉镌勉强甩脱了那人之后,并不敢借宿村民家里,怕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小心翼翼的躲在了附近山上的山洞里。这一次不知是好运,还是那人没有仔细寻找,倒是躲了过去。

    二人也不敢耽搁,第二天一早就加紧赶路,离了那里。

    “这么说来,沈凉镌也在镇子上?”

    木璇灵很快抓住了重点。

    “嗯,我俩在镇子上才分开的,本想带他来这里,但是他说有故交在这附近,拒绝了。”

    虽说当时沈凉镌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是容昑多少还是有几分不放心的。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招式吗?”

    一直默默不语的凌瑶突然开了口。

    “那个追杀沈凉镌的人吗?”

    容昑看着凌瑶倒是猜到了她要问什么。

    “倒是还有几分印象。”

    凌瑶点点头,然后看向谢珏,“你去和容昑比划一下”。

    谢珏和容昑虽然有几分摸不清凌瑶的意思,但是还是照做了。

    这二人交手没过几招,谢珏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骤变。

    “怎么了?”

    容昑见谢珏这样停下手,问了一句。

    “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在河岸边被人追杀,那人也是用的这样的招数!”

    谢珏脸色一沉,回想起当时被人紧追不舍的情况。

    这话说完,容昑也愣住了。

    难道说追杀谢珏和追杀沈凉镌的是同一人?

    这就有些奇怪了,为什么这个人先是追杀了谢珏后来又追杀沈凉镌呢?

    “看来,是要找这个沈凉镌见一面了。”

    凌瑶淡淡的说到,她不能接受有这么大的隐患在谢珏身边,在自己能够解决的范围内,还是尽早解决掉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