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0100章 拔刀

作品:九天第一公子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流奂

    众人大惊,修炼者的突然发难,任谁都没有想到。

    尤其是朱大福和穆成柏等人,更是满脸惊慌,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没有可能硬撼银魂境五环高手的一击。

    更何况卫天的修为仅有白魂境三环,这等修为面对银魂境高手可说是十死无生。

    卫天,危也!

    “天少!”

    众人齐齐一呼,纷纷直奔卫天的方向而去。

    反观卫天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像是丝毫没有把面前的修炼者放在眼中。

    可笑。

    区区银魂境五环而已,若是没有突破到银魂境,这种发难倒是能给他造成不小的困扰。

    但如今,他已是银魂境三环的高手。

    加之拨刀术和混元诀的加成,可说是金魂境之下无敌手。

    “雕虫小技。”

    卫天呵斥,左手腰间一别,唐刀连刃带鞘凌空而起,右手稳稳抓住刀把,迎面而上。

    “初发刀。”

    唐刀如流光,配合着他瞬间爆发,犹如一道光影闪过。

    眨眼,唐刀已然轰击在修炼者的胸前,气浪随后而到,刮起一股汹涌的飓风。

    “呲——轰隆——”

    短暂的延迟后,破空声方才响起,接着一声巨响轰鸣炸开。

    再一看,修炼者已飞出数十米远,径直砸断一个大木柱方才停下。

    “草率了。”

    卫天微微摇头,颇有些后悔。

    本以为带着刀鞘攻击可以避免对修炼者造成致命伤害,但如此看来,木屑堆里的修炼者也是生死难料。

    拔刀术的威力可见一斑。

    仅一击,连唐刀都未出鞘,便一击重伤银魂境五环的高手。

    若是初发刀处在拔刀的情况下使出,这一击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

    斩首,毫不夸张。

    “这……”

    “好……好强。”

    众人目瞪口呆,无不是满脸震惊。

    银魂境五环的高手被击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被一击重伤。

    卫天连刀都没有拔。

    这份实力,决然不可能只有白魂境三环。

    若是说金魂境强者,众人也不可否认。

    “把他给我抓起来。”

    卫天满脸淡然,吩咐道,“待会我问些事后便把他处理了,上好的棺材不能少,做人一定要讲信用,说要送他一副上好的棺材,那就一定要送他一副上好的棺材。”

    卫一卫二微微一愣,急忙道,“是。”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将重伤的修炼者拖到了内屋。

    其他护卫见状,满脸青黑地冲出了大堂,朝着城中的棺材铺迅猛奔去。

    顿时,偌大的外堂里安静了下来。

    “呼……”

    卫天重重地吐出口浊气,转头望向穆成柏,满脸打趣道,“现在只是开门彩,待会晚些估计青楼那边会更加热闹。”

    穆成柏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急忙道,“那如何是好?这生意不可能还没有开始做就惹上硬茬子了吧?”

    “这个倒是无所谓,待会我去那个倒霉蛋那里弄点有用消息,直接将尸体给主人家送去,应该能够短暂地震慑住他们了。”

    “天少,这事可开不得玩笑,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这些产业身后势力的消息。”

    穆成柏眉头紧皱,与卫天并肩而行,缓步朝着内屋挪去。

    “该来的都会来,躲不掉的。”

    卫天淡然回道,“从我们决定指染这两个行业开始,这场仗迟早都要打,以后打不如现在打,万一输了,我们损失也不大,免得以后家大业大时再打这仗,输了是会丢命的。”

    “这话倒是不假。”穆成柏若有所思地回道。

    转瞬,两人便行到内屋。

    卫天自顾一坐,端起木桌上的茶水便饮了起来。

    他的面前,站着卫一卫二,修炼者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

    此时,修炼者已经转醒,大口地咳着鲜血,面前的地板都浸了大片。

    “我问,你答。”卫天轻笑几声,缓缓弯下身子,蹲在修炼者的面前。

    “呸……”

    “我痛快了,你就痛快了。”

    卫天无奈苦笑,淡淡道,“我只想听我需要的东西,其他的我不管。”

    “做梦。”

    修炼者深吸了口气,怒声回道,“别指望在这里得到什么。”

    “你听说过‘挂肠’吗?”

    卫天满脸打趣,不怀好意地盯着修炼者,“就是制作一个钩子,钩子从你的**里放进去,挂住里面的肠子,然后钩子的另一端慢慢地放上重物。”

    “你猜猜怎么着?”

    “你会亲眼看见自己的肠子被钩子全部拉出来,然后你才会痛苦地死去。”

    这话一出,修炼者身子微微一抖,眼中露出少许惊恐。

    “还有‘钻顶’,要不要了解一下?”

    卫天满脸冷笑,朝着修炼者挪了两步,右手拉住修炼者的长衫,一把拉到自己的面前。

    “老子没有闲工夫和你在这里瞎聊,痛快一些,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你还能换一个舒服的死法,不然老子非要把你折磨疯。”

    “呸——”

    他啐了一口,唾沫飞在修炼者的脸上。

    “到时候你想死都不行,我有的是丹药,救活你又继续折磨你。”

    修炼者满面惊恐。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遭遇痛苦时却死不了。

    单单一个‘挂肠’的折磨手段就让人心惊胆颤,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其他更加变态的手段。

    修炼者嘀咕几声,见卫天就要转身离开,急忙蠕动几下身子,大呼道,“我说,我什么都说,但求你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

    “好。”

    卫天平声道,“是谁让你过来找茬的?”

    “醉……醉香楼。”

    “哦?”

    卫天脸色微变,不过短短几息便恢复正常。

    醉香楼找茬倒是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料到会这么快。

    “你们的幕后老板是谁?”

    修炼者顿了片刻,目光躲闪道,“是……是老板娘,是老板娘让我这样做的。”

    “你在撒谎。”

    “没……没有。”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卫天满脸平静,目光冷冽地盯着修炼者,“只有一次机会,你好好把握。”

    “你们的幕后老板是谁?”

    一息——

    两息——

    ……

    时间缓缓而过,屋内几人也不开口,气氛颇有些压抑。

    “是……是岩氏。”

    这话说出,修炼者满脸解脱,如释重负地吐出口浊气,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眼。

    卫天轻拍了几下手掌,与穆成柏相视一笑,旋即道,“拖下去,给他一个痛快,棺材送到醉香楼去。”

    “是。”

    卫一卫二齐齐躬身,随后一把提起修炼者便离开了内屋。

    卫天缓缓挪行,走到长椅旁悠然坐下,满脸打趣地望向穆成柏道,“穆少,你的机会来了。”

    “哦?”

    穆成柏一怔,随后满面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