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118章 丑妇

作品:嫤冰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古蓣

    府尹蹙眉道:“你家三郎能够轻轻松松托举一担粮重的东西,而这薛家小娘子尚且只能提动一只肥鹅。你说一个只能提动一只肥鹅的小女子杀了一个身型魁梧能够托举一石粮东西的少年,谁信?”

    黄家大娘子急辩道:“府尹老爷,我们可是有人证和物证啊!你不能单凭那个小娘子随口问的几句话就否认了事实。”

    “你们呈上的那只鞋明显是个男乞丐的鞋,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情况吗?”府尹道:“人家薛小娘子没有指控你儿轻薄她,你们诬陷她,那是人家的仁慈。”

    黄家阿郎和黄家大娘子互视一眼,脸上均显出沮丧之色。

    “府尹老爷,你提到乞丐,我突然想起来了。”立在一旁未曾言语的几名少年郎君中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忽然插言道:“薛家小娘子有一匹白马。我们当时追打那个乞丐时,她这匹白马不知何故竟护着那个乞丐。”

    府尹闻言,问道:“竟有这样的事?”

    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道:“府尹老爷,千真万确。”

    其余几个少年郎君听罢,也都附和称“是”。

    府尹看定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问:“你的意思是怀疑那匹马踢了黄三郎?”

    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道:“府尹老爷,若说薛小娘子没有力气伤三郎。但那匹白马又高又壮,完全有伤人的能力。再者,那个乞丐被我们追打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也没有本事伤到三郎。”

    府尹听罢,看向薛蕴道:“薛蕴,本官问你,你是不是有匹白马?”

    薛蕴闻声,忙点头道:“是,我是有匹白马。”

    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见薛蕴承认,忙向府尹道:“府尹老爷,而且薛小娘子那匹白马没有上辔鞍。”

    黄家阿郎和黄家大娘子听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所言后,眸中又再度燃起希望之火。即便不是你伤了我儿性命,但你家牲畜伤了我儿性命,那你也总得给个说法吧!

    府尹听闻,更是惊奇,看定薛蕴道:“为何不给马上辔鞍?”

    “小白不喜欢。况且它很乖顺,从不会伤人。”薛蕴道:“就算是被他们用木棒和石头殴打时,它也没有反抗。”

    府尹听完,更是诧异。

    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忙道:“那个时候它是没有反抗,但是,谁敢说三郎抱你时它不是为了你而踢伤了三郎?就算是牲畜,也会护主。”

    府尹闻言,看定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似笑非笑道:“原来,黄三郎确实轻薄了薛小娘子。”

    那个着松柏绿色衣裳的少年郎君见自己失言,赶紧闭嘴,忐忑的看了看黄家夫妇,黄家夫妇则浮起埋怨之色。

    府尹看向黄家夫妇,问道:“二位,可有什么话要说?”

    黄家大娘子见无法拿薛蕴的性命来给自己的三郎抵偿,心中又怨又疼,当场嚎啕大哭起来。“儿啊,你死得冤枉啊,怎叫一个畜生给要了性命!儿啊,阿娘心疼你……”

    府尹蹙眉看向黄家大娘子,道:“黄家大娘子,休要在堂上哭闹,你儿轻薄薛小娘子被其白马踢死,这是家畜护主的正常反应。虽然白马伤了你儿性命在先,但是你们构陷薛小娘子在后,这事依本官决断,就杀了那匹白马来替你儿偿命,而你们构陷薛小娘子之事,还得听薛小娘子怎么说?”

    黄家大娘子听府尹如此判断,当即嚷道:“府尹老爷,我们并没有构陷薛小娘子,那匹白马是她家的家畜,管教不严伤人性命,难道不该一同受罚?再者,我们怎可能状告一匹家畜呢?自然是要状告它的主人才是。”

    府尹道:“薛小娘子的白马为了保护那个小乞丐被你儿率人殴打未反抗,你儿又轻薄薛小娘子,才让那匹白马伤了性命,本官已让那匹白马替你儿抵了性命,你还要如何?你儿平日里在靖海的那些行径勾当,你当本官是瞎子聋子吗?”

    黄家大娘子见府尹发怒,自觉理亏,捂了嘴不敢再哭闹,只是满眸怨恨的瞪向薛蕴。薛蕴则被黄家大娘子狰狞的模样吓得躲在李瑾晟身边不敢抬头。

    府尹看向薛蕴,问道:“薛小娘子,你觉得本官如此审判可好?”

    薛蕴抬头看向府尹道:“府尹老爷,可以不杀小白吗?”

    “不可以!必须要让那匹牲畜给我儿抵命!”黄家大娘子见薛蕴替那匹白马求情,生怕府尹一时心软同意,忙抢言喊道:“薛蕴,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儿之死,全都是因为你!”

    “可你儿率人殴打小白,轻薄我大姊姊也是事实!有因有果,报应不爽,我看是活该!”薛华麟见黄家大娘子不依不饶,顿时大怒道:“别以为你家业大富贵就欺人太甚,我家同样是茶马营生,财富不比你差,你这个丑妇休要再张狂了!”

    黄家大娘子听薛华麟不仅骂她的三郎之死是“活该”,还一直说她是个“丑妇”,当即气得昏厥过去,吓得黄家阿郎赶紧命人将她送回家中。

    府尹看向薛蕴道:“此案就此罢了。本官着人立即去拿你那匹白马来就地正法!”

    薛蕴一听,顿时哭起来,满脸无助的拽着李瑾晟的衣襟。

    几个衙卫得令后,马上出了正堂。

    李瑾晟忙抱紧薛蕴,安慰道:“长冰,莫要哭了,小白护你有功,待回去后,我们给它建座坟茔纪念它。”

    月牙在旁,见薛蕴流泪,也不觉红了眼眶。小白虽然脾气不好,也不让除了薛蕴之外的人靠近,可平心而论,它确实没有什么地方有太大过失,如今因护主就要被屠杀,想来还是挺可惜。

    “禀老爷,白马带来了!”

    突然,一个衙卫跑了进来。

    怎会来得如此之快?薛蕴震惊的回头,看向堂门,果然发现白马正静静的立在门外。薛蕴“咻”的起身,跑了出去。

    李瑾晟、李瑾彩、高玉圭等人见状,慌忙追出堂门。

    府尹在众衙卫的簇拥下,朝着门口行去。黄家阿郎也率着黄家众人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