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卷二:昆仑诡墓 话五十一:墓里贵妃,机关尽

作品:摸金传人之古墓迷踪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鬼墨散人

    “霖子,你真就想压死小爷吗?”我声嘶力竭地喊出一句话却再发不出声音来,疼得我浑身发凉,动弹不得,更别说说话。

    “不是他要害你,接下来,你很可能疼得蹦起来用头撞地。”黑衣女子仍然顶着那顶乌纱,好像长在头上一样,什么时候都稳稳当当。从兜囊里掏出一卷麻绳,不由分说就给我把双脚绑死了……

    我现在浑身酸软,只能跟一块软泥一样被人摆布,但我愣是在疼痛稍缓的片刻放弃了嚎叫的权利,只因为,不能叫那杨国忠听了笑话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要手刃他!

    也就是这个想法,我只是忍着,憋得满身淋漓,青筋暴起,黑衣女子看我难受,说道:“你要知道,如果不是你跟掌门有渊源,你这条狗命,没人在意。但既然想活着,就给我撑住了!”

    随后,她是一掌呼在我肚皮之上,随后我感觉肚子里就好像高级地震的余震一般翻江倒海,差点没吐出来,但实话说,即使是吐我也吐不出什么东西。

    “开始了,你要是受不了,就等着死吧。”黑衣女子话不多说,用左手毫不客气地把我的头摁在地上,随后右手仿佛点了几个穴位,然后,就是更加难以忍受的剧痛……

    我咬紧牙关,自己跟自己较上了劲,哪怕晶莹的汗珠顺着脖颈滑下,像极了天泣枯雪时的情景,我顿觉浑身肌肉都有些抽搐,仿佛灵魂在慢慢的被剥离。

    这种骇人的疼痛持续了接近三分钟,但最后的一刹那,所有的疼痛突然消失,突然的程度甚至我浑身的肌肉都没有反应过来,但不到一分钟我慢慢脱力,不受控制地瘫软在了地上。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你居然……”杨国忠在前面咆哮起来,嘶哑又干涩,像是垂暮的猫头鹰发出的最后哀鸣。

    “哼,你以为我这些年在外面是闲逛吗!”黑衣女纵身一跃,我看到她竟然用手捂着腹部,第一次有了女性特有的动作,不是扭捏作态,而是有一抹淑女的光彩。

    她嘴角抽动了一下,乌纱之下薄玉般的嘴唇也随之动了动,好像在忍耐什么,我好像明百里了什么,费劲力气坐了起来,刚准备说一声抱歉,但最后别扭半天,只说出一句看似敷衍的“谢谢”。

    她冷哼一声,态度比之前更加冷酷,可我只能苦笑一下,她把蛊虫引到了自己身上,孔夫子都说子所不欲勿施于人,她能高兴才怪……

    我被李霖背了起来,老头子和王星看了看我,没说话,但眼神却有些出乎意料,有欣慰,有担心,还有一些敬畏。当然,我自然知道这敬畏是留给黑衣女子的。

    “敢问您是哪方鬼魂,为何也被拘于此墓?”王星朝着甬道口正色问道。

    嘶,我趴在李霖背上,兀得想起来杨国忠说过的话,他是对面那个神秘阴魂的……哥哥……

    要不是我实在没劲我是真的能喊出来,但现在只能拍拍李霖的肩膀,沉声说道:“霖子,对面那位,很可能是杨玉环杨贵妃。”

    “谁?你说谁?”李霖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杨玉环?”显然,他是将信将疑,我只能在他背上点了点头,实话说,这李霖背上肉也不少,软趴趴的,还挺舒服,就是有点汗臭和血腥味。

    “那怎么办啊忠哥?”李霖很配合,全程都在跟我咬着耳朵说话,即使王星他们离我们不足一米,还是听不大清。

    “还能怎么办,直接说话,是死是活,就看她是正是邪了。”我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的嗓子温和些,要不然就我这点劲,估计都听不清楚……

    李霖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冲着墨黑的甬道口就是一嗓子:“杨贵妃,小人等是来寻龙魂胆的,无意冒犯,如有打扰,还请您大人大量!”

    “既然被认出来了,哀家也就现身了!”杨贵妃温文尔雅的声音传了出来,多了几分温润,倒少了几分仇恨。

    这回应该是所有人都听到了杨贵妃的说话声,刚刚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王星他们再次横刀竖剑,我连忙摆手致意,他们迟疑一下,便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甬道那边没有丝毫动静,但杨国忠慢慢躁动起来,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威胁正在慢慢逼近,他双腿不断摩擦着地面,仿佛想蹭起来,但在我们看来就像是小丑作戏,不自量力……

    “阁下就是鬼墨门新任掌门?”杨贵妃并未露出身形,却也算是现身了,上来就是一句话,回音幽转,分不清她身处何处。

    我知道这句话是指向我的,踌躇了一下,便回应道:“是,但也不是。”看起来相互矛盾,但我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

    杨贵妃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两个,退下吧。”我背后那两个阴差早就急着跑路了,这一听,赶忙就是化作黑云飘然离去。

    我顿时一阵无语,瞥了一眼旁边的黑衣女子,却发现她也在看着我,眼神中清冷如常,左手一扬,把镇魂铃送到了我手里。

    “不错,他就是。”黑衣女子接上一句。

    “好一个新任掌门,果真逆天道行而不死,实为易世所在,哀家镇这龙魂胆千年,倒也是值了。”说到此处,杨国忠越来越不安分了……

    “你不能给他,那是我的,我的!”杨国忠声嘶力竭地吼道,无力地蹬着僵硬得机械一般的双腿。

    “闭嘴!”枯槁的尸手再次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不一会儿,就如死了一般只能发出“咯咯咯”的怪叫,晦涩又难听,还别说,看这这孙子被折磨成这副狗样,我还挺爽的。

    但就这么一手操作,杨贵妃绝对不是我们这几个能对付得了的。

    “小子,龙魂胆不是那么好取的,它就在这墓室里,但能不能找到,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杨贵妃平和了一下语气,淡淡说道。

    我拍了拍李霖,示意他放我下来,不管怎么样,对阴魂,要怀敬畏之心,我这么趴着不像个样子,也有失得体……

    虽然还是被搀扶着,但总算是能直起腰说话,也算是没了些许尴尬。我扶着李霖的肩膀环顾了一下四周,又从王星那儿讨回了强光手电,又观瞧一番,还是没能看出有什么机关什么的。

    我有些脸上挂不住,但还是厚着脸皮问道:“贵妃娘娘,这……在下眼拙,能否请娘娘指点一二?”

    “哼,世人都说鬼墨门机关秘术比于墨家机关道有过之无不及,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我没想到,这句话竟然引起了杨贵妃的不满,有些冷嘲热讽的意思。

    由此不难看出,这个绝美的女人其实很有心计,用一手看似激将但又不明显的话语旁敲侧击,但我们却不能失态发火,想来也是,要是没点本事,也坐不住玄宗绝宠的位子。

    我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不好再说话,只能是让李霖搀着我兜起了圈子,这儿看看那儿看看,可到了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墓室,冰霜,走石,碎木,平台,一切都跟原来一样,等等,平台……

    “转身,霖子。”借着李霖的发力,我转过身来,让李霖把几块碎木踢开,观察起那块千年石台,果然,这一看,就出了端倪。

    这石台刚看上去可能很多人会忽视,包括刚才的我,但这个变化实在太过微弱,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其实这变化很显而易见,说起来可能很矛盾,但是真的明显。

    闲话不宜多说,整个石台不知道为什么比进来之前高了五公分左右,其中有一面,最下面显示出一条龙的图案,很粗糙,像是临时画上去的,要不是有所犄角,说它是条蛇我也信。

    我弯下腰,差点没直接跪下,好在李霖在后面拉住了我,我摸了摸那条龙,没有凹凸的感觉,就像天然形成的一样,这而没有机关,那还能在哪儿呢……

    还是我太单纯了,以为机关就这么简单,我眨了眨眼睛,清醒了一下卡壳的脑子,往往心无旁骛的时候,思考的能力会尽情展现,一时间,“十二天兵”“十二生肖”“龙”“延长线”等一系列词语弹幕一般在脑海中闪现。

    对啊,这儿找不到,不代表延长线上也找不到,真就一环扣一环,与其说这墓是个聚宝盆,倒不如说是一件阴谋与机关并存的艺术品,尽管这艺术品常被献血染红。

    “后面。”我费劲地站了起来,脚底已经有些酸麻,甚至觉得双腿都有些肿胀的感觉,我愣是拖着这两条无力的腿,来到了那图案对应的墙边。

    几十步路我好像走了数年之久,然而得来的结果却让我颇为无奈,除了冰冷尘落的地面,没有任何机关或者进一步的线索。

    我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不够用了,我蹲了下来,不无气馁,但不想放弃,叹了一口气,因为脖子很酸,于是就仰了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