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八章 你家?

作品:第九星门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小刀锋利

    一夜无话。

    虽然担心同学们搞事,但过度疲劳之下,凌逸这一宿睡得居然还挺香。

    或许只有在睡梦中,才能暂时让他忘掉那些悲伤和不快。

    清早醒来,凌逸感觉自己精神状态又恢复了几分,在服用了陈老专门为他配置的药之后,又去自助餐厅吃了点免费早餐,然后下楼结账,离开这里。

    清早的春城空气极好,街道两旁的花草树木飘散着沁人心腑的清香。

    这座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古城风景极佳,不需要刻意去寻找,走在城中,仿佛置身画里。

    来到城中心区域,走在那条多年未曾踏足的小巷里,凌逸既有近乡情怯的思绪,又有浓浓的悲伤。

    游子多年之后归来,身边已没有了义父的陪伴。

    多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来义父还在身边。

    小巷子里有些起得早的老人已经出来遛弯儿,因为当年只在这里住了很短一段时间,所以见了面也都不认识。

    但家,凌逸还是能够找到的。

    这条巷子名叫百花巷,老宅是百花巷156号,位于巷子深处。

    当凌逸来到门口的时候,却看见两扇崭新的门。

    朱红色的厚重木门上还贴着对联,看着挺喜庆。

    正在凌逸愣神的功夫,木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从里面走出来,还一边有些不耐烦的回头说道“行了行了,都说了不吃了,今天公司要开早会,再晚就来不及了”

    随后看见站在门口的凌逸,皱了皱眉“你站我家门口干嘛”

    凌逸看着眼前青年“你家”

    “对啊,怎么了神经”青年一脸不耐烦,看了眼表,急匆匆往小巷外走去。

    凌逸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门右边灰色砖墙上镶嵌着的那块充满岁月痕迹的门牌号156。

    没错,就这儿。

    义父的春城老宅。

    也是他的家。

    凌逸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叫住那青年。

    从院子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女,烫着蓬松的卷发,大脸盘,眼睛不大,看面相似乎挺和善,出门之后,先瞥了凌逸一眼,冲着青年背影大声喊道“你记得吃饭”

    青年头也不回的道“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

    老妇女摇摇头,像是对凌逸说,也像自言自语“现在这年轻人,一个个真是不爱惜身体”

    凌逸笑了笑,看着妇女,一脸客气的问道“阿姨,能问下,这是您家吗”

    老妇女脸上笑容顿时一收,一双眼也变得锐利起来,上下打量凌逸几眼,一脸审视的盯着凌逸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

    感情刚刚的那种面善,只是人家针对自己儿子的,这会儿脸一板,眼里锐利光芒一露,顿显刁钻。

    “这是百花巷一百五十六号吧”凌逸态度温和的道“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我家。”

    “你脑子不好吧”老妇女眼神愈发凌厉,冲着眼看就要走出小巷的青年大声喊道“儿砸,儿砸你回来这人说房子是他家的”

    那边眼看着就要走出巷子的青年顿时拔腿飞奔回来。

    这一跑,凌逸顿时发现这位居然还是个练家子。

    什么水准不知道,但看那步伐,应该是有点修为,大概率一阶练技。

    青年很快跑回到凌逸面前,面色不善的道“小子,你啥意思啊找揍是吧”

    凌逸看了他一眼,道“好好说话。”

    “这房子我们都住十年了你是来找事儿的是吧告诉你,老娘还真不怕这个”妇女在一旁声色俱厉的大声说道。

    清早起来遛弯儿的那些老头老太都忍不住往这边看过来。

    妇女看着他们大声道“这些街坊邻居都可以作证我们是不是在这住了十年了”

    这时一个七十多岁身体硬朗的老头走过来,看了看凌逸,似乎眼神儿有些不好,又走近几步,仔仔细细端详半天,才犹豫着问道“小伙子,你跟沈先生”

    凌逸有些惊讶,没想到这老大爷记性居然这么好,他是不认识这位,但人家却好像认出了他。

    顿时点点头道“我是他养子,当年在这住过半个多月。”

    “你看,我就说看着你有点面熟呢,跟小时候差不多”老头儿顿时高兴的道“沈先生可是好些年没回来了,大人物,忙啊,哈哈,他现在还好吗”

    凌逸轻声道“前几天走了”

    “啊”老头一脸惊讶,瞪大眼睛看着凌逸,一时没反应过来,“走了上哪去了”

    随后看着凌逸悲伤的眼神,吃惊问道“该不会是”

    凌逸点点头。

    “唉唉怎么这么突然怎么这么突然呐沈先生多好的一个人,你说这怎么就怎么就走了呢”老头一脸遗憾的样子,连连叹气。

    一旁那娘俩莫名其妙的看着,发现老头居然认识凌逸,忍不住相互对视一眼。

    随后,老头看着凌逸,指着那娘俩道“他们这一家子,十年前不知从哪冒出来,我记得清楚,他们砸坏门锁进去的,然后就哐哐开始装修,吵得呦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沈先生的意思,咱也没敢说啥。后来都住进去好久了,一问才知道,这一家子根本不认识沈先生,这不就是强行占人沈先生房子嘛”

    “老东西,你别胡说这房子就是我们家的我们花钱买的再胡说我告你去”老妇女瞪着一双凶戾的眼睛,恶狠狠看着老头,眼神中充满威胁。

    “嘿,我这一把老骨头,会怕你们有本事你打死我动我一下试试真是的,占了人家房子,一住就是十年,还有理了你,真当成自个儿家了,要点脸吧”老头显然属于那种脾气不怎么好又正义感十足的。

    这会儿其他一些老人也慢慢靠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开始数落起这一家来。

    什么不注意公德乱丢垃圾啦,什么熊孩子跑去人家作祸家长还拼命护着啦,鸡毛蒜皮,乱七八糟一堆破事儿,反正没什么好话。

    凌逸也听出来了,这些老街坊对这占了老宅这一家人都有诸多不满,而对义父却都非常尊重。

    都说沈先生是百花巷走出去的最厉害的大人物

    是大家的骄傲

    这边老妇女和她儿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完全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这边的争吵,也惊动了院子里老妇女的丈夫跟青年的媳妇,还有个十来岁的小男孩。

    一群人出来之后,顿时又跟外面这群街坊邻居吵起来。

    包括那个小男孩,那么大点的孩子,居然骂骂咧咧捡石头试图去砸那些老头老太太。

    幸亏那青年还算有点理智给拉住了,这要真给打坏了赔都赔不起。

    一群人就这样堵在老宅门口,吵了十几分钟。

    凌逸甚至连句话都插不上。

    等到众人都吵累了,那青年冷冷看着凌逸,刚刚他可是听见了,这房子的房主好像已经死了,眼前这小子,是那房主的养子

    既然是养子,那这房子肯定与他无关

    这样一来,只要我死不承认,就住在这儿,谁敢撵我走

    你说房子是你的,好啊,你拿证据出来

    打定主意之后,青年大喝一声“都别吵吵了”

    然后用手指着凌逸道“你说这房子是你的,我还说这房子是我的呢这是我们从别人手里花钱买的”

    “嗷呦,真不要脸啊”

    “占了人家房子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太不是东西了”

    周围看热闹的街坊们完全看不下去,忍不住再次出言指责。

    凌逸看着众人“各位大爷大妈,咱先别急,天大的事儿也大不过一个理字,对吧”

    “对对对,拿证据呼他脸上”

    “看人家沈先生教出来的孩子,多有礼貌”

    “小伙子长得精神人品又好,有对象没”

    凌逸“”

    他看着那青年,平静的道“要证据是吧给你看证据。”

    说着,打开手机,登入房产查询软件,输入自己姓名和证件号码,名下的产业顿时显示出来春城百花巷156号,户主凌逸

    青年顿时呆住,他万万没想到,这家的房主居然会把这么值钱的一套宅子转给一个养子

    这是脑袋有病吗

    这好事儿我怎么轮不到

    “所以,现在能证明我是这房子的主人了吗”凌逸平静问道。

    那边一家人都有点傻眼。

    老妇女眼珠一转,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缓缓的往地上一躺,撒起泼来,又哭又嚎“这房子我们花钱买来的,当时破破烂烂,又花钱重新装修,都住了十年,凭什么是你的,这是我们的房子啊哎呀,这不欺负人嘛没法活了啊”

    那个十来岁的熊孩子这会儿双手搬着一块大石头,悄悄摸到凌逸背后,举起石头,狠狠朝着凌逸后背砸去。

    有人看见,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凌逸却像是背后长眼睛一样,身子一闪。

    搬着石头的小男孩收势不住,抱着石头向前扑去,正好摔在躺地上撒泼的老妇女身上,那块大石头,不偏不倚砸在老妇女胳膊上。

    就听见咔吧一声脆响

    原本干打雷不下雨的老妇女猛然间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抱着那条胳膊疯狂哭喊起来。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叫好声。

    “该”

    “活该”

    “真是报应”

    “一家老的小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凌逸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这种情况,还是让城卫军过来处理吧。

    世上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占了人家的房子,房主找上门来都抵死不认。

    “杀人了,杀人了有人不但要抢房子,还要杀人啊”

    凌逸这边还没拨出电话,那边老妇女的丈夫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力捶地并大声哭嚎起来。

    接着便是那吓坏了的熊孩子的哇哇大哭声。

    青年的媳妇顿时一脸懵逼,而青年这红着眼珠子一副准备跟凌逸拼命的样子。

    刚才那老头和一群老街坊都忍不住怒气勃发,大声道“小伙子你别怕,城卫军来了我们给你作证”

    “什么东西你孙子那坏种怎么没一石头砸你脑袋上”

    “就是,怎么没一下砸死你”

    “这么多人看着,看你们怎么冤枉人”

    那青年怒吼道“你敢欺负我妈”

    凌逸面无表情看着他,就算伤势未愈,这样的他一个也能打十个

    一群老头老太瞬间把凌逸挡在后面。

    “太不要脸了,你们一家子没一个好人,当着这么多人,还敢瞪眼说瞎话,来,你打一个试试”

    “我已经报警了,城卫军马上就来”

    听到城卫军这三个字,那青年眼中多少露出几分畏惧。

    没多一会儿,城卫军直接赶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青年,过来之后,都不用凌逸开口,一群战斗力强悍的大爷大妈主动站出来帮凌逸说明了整个事情真相。

    未了,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还指着头顶说道“咱岁数虽然大,却也与时俱进不落后那有摄像头,你们调取监控看一眼就什么都知道了。从前到后,人被占了房子的小伙子一句恶语没出,更是一下手没伸。这一家子什么他妈玩意儿,占了沈先生房子还敢理直气壮,人拿出证据他们就开始撒泼耍赖还想动手打人”

    为首的城卫军青年听见沈先生几个字的时候,看了凌逸一眼,然后冲老头点点头“大爷您别急,放心吧,城卫军会秉公处置。”

    如同一场闹剧,这一家子在城卫军真的来了之后,也不敢继续撒泼了。

    老妇女被她老伴、儿媳还有闯了祸的孙子在城卫军的“护送”下一起去了医院,青年则被要求留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

    为首的城卫军青年来到凌逸身旁,和颜悦色的道“我叫顾桐,春城城卫军治安大队队长。”

    “顾队长您好,我叫凌逸。”

    顾桐打完招呼之后,来到有些蔫了的青年面前,淡淡道“说说吧,这房子你们怎么得来的”

    “从别人手里买的,现在看来,好像好像被骗了。”青年耷拉着脑袋,一脸懊恼的说道。

    “买的”顾桐似笑非笑看着他“票据呢”

    “都十年了,那玩意儿谁能长期留着”青年说道。

    “那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房子是你在别人手里买的”顾桐一眼就看穿对方在撒谎,不过职责所在,该问的还是要问。

    “没有证据当时图便宜,那人说这房子是老宅子,没手续的,我们,我们就信了”青年虽然看着怂怂的,却对答如流。

    显然,关于可能被正主找上门这件事儿,他们一家子早就做过预演。

    “他撒谎他们装修住进来之后,我们都提醒过,这房子是人家沈先生的你说买的,你从谁手里买的是沈先生吗”

    “什么没手续,我们怎么都有”

    “就是,当着城卫军也敢撒谎,你胆子太大了”

    顾桐看着青年“你知道跟城卫军撒谎的后果吗”

    青年缩缩脖,看上去一脸忠厚老实的道“知道,知道,我真没撒谎,不信你问我家人,我们真是从别人手里买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顾桐看着他“别废话了,现在人家房主回来了,你们腾房子吧。”

    青年脸上露出哀求之色“我们也是花了很多钱装修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啊,这笔钱对我们很重要啊”

    “那你想怎么样”顾桐问道。

    “能不能给我们点补偿”青年小声说道。

    四周围观的人听见这话一个个全都愣住了,这种不要脸程度,也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不断刷新着人们的三观。

    七十多岁的老大爷都气乐了“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见你这么不要脸的,你找谁给你补偿人家还没跟你要房租呢”

    “人老宅子本来挺好,放在这荒废着人乐意,用得着你们装修看你们给弄得俗里俗气,没要你们拆了恢复原样就是给面子”

    “就是,强占人家房子,白住了这么多年,赶紧按照市价给人房租”

    顾桐看着青年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再废话了,抓紧时间搬走”

    说着看着凌逸“事已至此,给他们点时间让他们搬走,其他的就别追究了吧,看看这家人家”

    顾桐咂咂嘴,这种垃圾一样的家庭,就像一泡狗屎,可以一脚踩扁,但肯定沾你一鞋。

    恶心,还臭。

    你要真跟他要赔偿,能烦死你

    总不能直接给打死吧

    还不如让他们赶紧滚蛋,眼不见为净。

    凌逸点点头“行,几天能搬走”

    顾桐想了想,道“十天吧。”

    凌逸道“可以。”

    顾桐竖起大拇指“仁厚”

    十天时间虽然不多,但也可以了

    足够这一家子找到个新的房子搬出去。

    那青年却还想说什么,顾桐看了他一眼“别得寸进尺,记住,十天之后,我们来收房,要让我发现这房子被破坏,你们一家子就直接吃牢饭去吧”

    说完,看着凌逸,露出一丝微笑“有时间谈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