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192、不清不楚

作品:我老婆身娇体贵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铭希

    孙祺真的走了。

    赵裴欢回去后,衣柜里少了他的两件衣服。

    她当时挂自己衣服的时候,就跟那两件挨在一起的。

    这才确定关系一天,他就把她丢下,出远门了。

    这恋爱谈的也真是……

    赵裴欢苦涩的笑了笑。

    她给自己下了碗面条,还是昨晚买的菜。

    原本,她是打算今天好好下厨,给他做一顿饭的。

    吃着面,她翻看着手机。

    又看了一眼朋友圈。

    姜宛白的朋友圈有一条新动态,是手牵着手,在月色下散步的影子照片。

    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只是一个爱心图片,配上这张照片,意境很让人慕了。

    她一直都很羡慕姜宛白和侯琰的感情,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感情越来越坚定,到现在终于修成了正果。

    不久的将来,他们的爱情结晶也要出生了。

    一切,都那样的完美。

    她好不容易谈了个恋爱,可现在……

    怎么都不像是在谈恋爱。

    她在姜宛白的朋友圈评论了一句:爱情,让你们都变得很美好。

    ……

    两天,赵裴欢等了两天,孙祺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条短信,也没有回来。

    她也没有再给他发信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再三的确认的。

    即便她心里有很多想法,很多话要问,可她还是憋住了。

    他之前确实是跟她说清楚了,但她也表明会跟他一起克服这些困难。

    她愿意跟他在一起,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

    可他,并没有把她拉进他的世界里。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那点自尊心。

    她又待了两天,店里的生意其实根本用不着她了。

    跟连城灵姝说了一下,她就买了当晚的机票回都城。

    在飞机上,她给孙祺发了一条短信,就关机了。

    “我回都城了。你家里的钥匙放在鞋柜上面了。”她出来的时候就把钥匙锁在屋里了,没有给自己留一点退路。

    回了都城,他若是真的把她当女朋友,应该会联系她。

    她没有渴望他会来找她,毕竟他说过都城还有很多债主。

    她在想,他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大概是真的忙,也是真的没有那么在乎吧。

    毕竟,他们的关系,进步的太快速了。

    飞机落了地,赵裴欢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她没有让司机来接,自己打车回了家。

    回家洗洗完就已经很累了,沾床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过来才开了手机。

    原本隐隐有些期待,打开后,干干净净的屏幕比外面的天还要冷,冷得她心里都凉透了。

    “呵……”她放下手机,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公司。

    她给同事们都带了礼物,也给连城灵姝拿了一份去。

    付航也在连城灵姝的办公室。

    这俩夫妻,以前的关系也是怪怪的,倒是现在,付航往连城灵姝这边来得勤。

    回家俩人也是一起。

    虽然,男人还是冷冷清清,女人也是有些许的傲娇,可两个人之间流动的气息就让人觉得很有爱。

    “付总也在?这是给你们带的礼物。还有,这是给忆宝的。”赵裴欢把两个袋子放在桌上。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连城灵姝想着她之前说要在那边待一段时间的。

    赵裴欢说:“新店一切都很顺利。孟俪她是个很不错的店长,有她在,店里不会有问题的。”

    “那就好。”连城灵姝说:“中午一起吃饭。我也约了宛白和晴天他们。”

    “好。”

    赵裴欢跟他们已经不再客气了。

    中午,付航抱着忆宝,连城灵姝和她手挽手走出了公司。

    他们订的是一家新开的中餐厅,刚到门口,就看到侯琰的车停了。

    车门打开,侯琰弯腰将里面的女人抱了出来。

    现在的姜宛白挺着个大肚子,但整个人看着还是娇小得很。

    侯琰现在都不敢让她一个人出门,下车这种要弯腰的动作,他都会去抱。

    姜宛白也已经从不习惯到习惯了。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都知道侯琰宠妻如命,下车都要用抱着,就怕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会折了。

    许晴天和白宇扬一前一后也到了。

    他们进了包间,各自点了菜。

    乍一看,一个个都是成双成对的。

    许晴天和白宇扬碰面就闹腾,但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他俩有戏。

    只差跨进那一步了。

    赵裴欢是真正的单着。

    男人们坐在一起自然是聊工作上的人,女人们则聊孩子,更关心的是姜宛白的肚子。

    “还好预产期已经开了春,不然这大冷天的,也不太好。”连城灵姝看着她的肚子,“这么大,该不会是双胞胎吧。”

    她怀忆宝的时候,肚子可没有这么大。

    许晴天接了一句,“你不知道吗?就是俩。”她比着两根手指头。

    连城灵姝和赵裴欢同样惊讶的表情看向姜宛白。

    姜宛白手扶着肚子,看着她俩的样子,点了点头,“俩!”

    “哇!”赵裴欢捂着嘴,得到了她的回应,惊喜万分。

    连城灵姝也高兴得不行。

    三个大男人听到她们这边的动静,也加入进来了。

    “我说哥,你是不是该努努力了?”姜宛白开始调侃白宇扬了。

    白宇扬下意识的就去看许晴天,许晴天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我怎么努力?努力也得有对象啊。”白宇扬喝着酒。

    原本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看到他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幸福和睦,恩恩爱爱,有孩子可以逗,他心头还是有点痒的。

    “你就努力找对象啊。”连城灵姝突然说:“正好,欢欢也是单身,要不你俩培养培养?”

    赵裴欢:“……”

    白宇扬吓了一跳,立刻去看许晴天。

    许晴天正给忆宝喂蟹黄,并没有什么异样。

    看到她对他一直爱理不理的,白宇扬也很不爽。

    “欢欢,你有男朋友吗?”他问。

    赵裴欢哑口。

    她……算有吧。

    但是……

    “表哥,我是你表妹啊。”她皱起了眉头。

    “这有什么?古代不就专门是表哥表妹在一起的么?而且,你俩又没有血缘关系。这在一起了,那只能是亲上加亲。”连城灵姝是懂姜宛白的意思的。

    今天啊,也就是借机给某个人敲个警钟。

    赵裴欢无语。

    其实他们谁都看得出来,白宇扬对许晴天是有意思的。

    这俩人也不知道是哪个筋一起扭着,这么多年了,愣是没给大家一个happy ending。

    看官都着急。

    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

    “灵姝姐,你就别再拿我开玩笑了。”赵裴欢看着他们,实在是有些无力。

    “怎么?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白宇扬突然问她。

    这一问,所有人都看向她了。

    姜宛白也笑得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

    赵裴欢连忙摆手,“哪有?我交没交男朋友,能瞒得住你们?”她不敢去看姜宛白的眼睛,总觉得她能看到她心底去。

    “你这么紧张,肯定是在外面背着我们偷偷交男朋友了。”连城灵姝也觉得她不对劲,“难道,是在海市交的?”

    “……”赵裴欢想哭。

    这些人,一定要这么精吗?

    一个个的,像狼眼睛一样盯着她。

    “你们够了。别再拿欢欢开玩笑了。”姜宛白端起一碗木瓜雪蛤,小口的喝着“她脸皮可没有我哥厚。”

    赵裴欢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很感激她解了她的围。

    白宇扬哼一声,“我啊,矜贵着呢。还没有人能配得上我。”

    众人:“……”

    也难怪没有人喜欢他,这种欠揍的气质,是个人都想打他。

    一餐饭吃得很开心,姜宛白要去上厕所,叫赵裴欢陪她一起去。

    洗手间,姜宛白擦着手,问旁边的姑娘,“你在海市,是不是跟孙祺发生了什么?”

    赵裴欢心头“咯噔”了一下。

    惊恐的看着她,心跳也加速了。

    她怎么能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你这反应,你们确实是发生了点什么事。”姜宛白也不多问,“现在孙祺跟以前不一样,孙家欠了很多钱,他是孙家唯一的儿子,肯定是要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所以,他应该会背负很多东西。你要是选择跟他在一起,也要做好跟他一起吃苦的准备。”

    赵裴欢自然是懂的。

    她现在只是有些困扰。

    “姐,我觉得,我不该跟他谈恋爱……”她把这些天孙祺对她的态度,还有他做的事,都跟姜宛白说了。

    “我总觉得,他并不是很需要有一个女朋友。”因为不需要,所以才会不在意。

    姜宛白听后,认真的看着她,“你有给他打过电话吗?”

    “没有。我给他发信息了,他没有回。”赵裴欢说:“我打电话给他,怕不合时宜。”

    “其实,你心里是觉得他可能真的有很忙的事吧。”

    赵裴欢点头,“嗯。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事,但我又觉得他跟别的女人一起出去了,一去就是这么多年,我……”

    她心里很乱。

    “你怕他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对吗?”

    “嗯。”

    毕竟,那些女人,都是富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富婆和小白脸就好像成双成对了。

    她知道孙祺不可能是小白脸,但是他到底还是跟那些富婆在一起了。

    姜宛白知道她心里装着很多事,也知道她对孙祺的感情很复杂。

    他们之间的交情并没有那么深,但是再重逢能够走在一起,除了激情所致,也有可能以前在那些不深的交情中积累了一些自己都不太知道的情感。

    “既然你现在还没有理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对他也没有那么强的安全感,不如就先放一放。要么把心思放到工作上,要么就找个机会出去旅游一下。总之呢,暂时不要去想跟他之间的事,也不要去想他现在跟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姜宛白轻捏着她的肩膀,“若是自己理不出来头绪,那就交给时间。时间有时候是很好老师,它会教会我们怎么选择,也能教会我们该怎么做。”

    “嗯。”赵裴欢深呼吸,“姐,谢谢你。”

    跟她聊了这么多,她这几天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吃了饭,他们就各自散去。

    赵裴欢收了心,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

    每天都把自己的事情排得满满的,下班回家就累得沾床就睡。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

    天,越来越冷了。

    再过不久,就要过年了。

    “欢欢,有没有时间,逛街去?”连城灵姝提着包包,倚在她办公室门口。

    “好啊。”正好手上的活做完了。

    “走吧。”

    连城灵姝拉着她的手,俩人一起走出公司。

    最近,付航一直带着忆宝。

    那一年在京都回来后,付航对他们母子就好像变得上心了。

    虽然那年她是和付航一起算计了萧依依,但她心里还是有芥蒂。

    从他回来后,虽然他们的交流还是不多,但是显然他对她,还有儿子上心了许多。

    连城灵姝觉得,那男人就得晾着。

    当年他一声不吭的就跑了,这事她还记着的。

    之后又在姜宛白和他们娘儿俩之间选择了姜宛白,她不恨姜宛白,但是恨他。

    所以,现在她也不理他。

    晚上睡觉,也是分房睡。

    偶尔忆宝调皮,非要他们睡在一起,他们也是各占一边,绝对不会碰到对方。

    她也是有脾气的。

    俩人挽着手,逛着商场。

    连城灵姝买了两套衣服,赵裴欢也买了两套。

    “我去看看男装。”虽然那是个狗男人,但她是个好女人啊。

    买东西,一家人嘛,都得有份。

    赵裴欢陪着她去。

    她没有狗男人可以买衣服。

    赵裴欢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挑。

    眼神飘向了外面。

    忽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身边有一个富态的女人。

    他们有说有笑,不知道在谈什么,看起来很和谐。

    她忍着冲动要出去拦住他,就看着他从眼前走过。

    原本这几个月她都没有去想他,偶尔会想到,可也能够自我调节。

    他是在做事,不是在做别的。

    她这么提醒着自己。

    可现在看到他跟那个年长的女人在一起谈笑风生,心头沉重,空气都变得压抑了。

    “你在看什么?”连城灵姝走过来,“我喊你好几声你都没应我。有什么好看的?”她也看向外面,并没有什么可看的。

    赵裴欢回过了神,牵强的笑着摇头,“没什么。”

    “你怎么了?”连城灵姝已然发现她脸色不对,情绪也不对,坐到旁边,担心不已,“突然怎么红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