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365章 她欲如何?(3更)

作品:九重华锦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莫西凡

    “女子生这么大的气,小心长褶子。”易九兮在林霜语进来后,终于开了第一声。

    轻轻弹去胸前的水迹,转身,却是站在原地不动。说好了,他等她出宫,这到好,成了她陪他出宫了。

    不过他值得,回去还的一会,她与皇上还的算算账,还的掰扯掰扯。

    他不想打扰,看见着她这么生气,就忍不住说一句。

    林霜语扭头撇了对方一眼,却是一句话没说,也不瞧瞧,这气为谁受的,她这勉强叫个路见不平

    这一眼,让易九兮立刻闭嘴,乖乖候着

    她高兴就好,尽情撒泼就是,是皇上也好,是谁也罢,她痛快了就好。

    这女人,实在心疼他,他知道就好。

    “林霜语,你今日究竟想怎么样,本宫跟你说过”

    “说过什么皇上但年掺和陷害紫家林霜语虽是一介女子,也知道个兵不厌诈,立场不同,他行轨道无可厚非,到也不能完全说个对错来,同理,我要来寻仇,公主可觉得有错其实,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若是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皇帝是个爱民如子,良臣环绕的,林霜语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了皇上报仇,让天下大乱,那我报了家仇,却成了千古罪人了,这事,我也干不出,不过他是吗”

    心胸不过如此,又怎能要求别人心存大义

    长公主被说的哑口无言,皇帝已经是气的面色铁青了,真担心,在这么来几句,也不用林霜语怎么报仇了,直接就这么气过去了。

    “那你究竟想什么样。”

    面对皇帝的沉默,长公主终于幽幽叹了口气,就像小时候一样,不管发生什么,她这个长姐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替他遮风挡雨。

    她知道,此刻皇上也说不出什么,除非他想同归于尽。

    眼下这情形,总不能一直让么僵着,总要有个定论,不管今天她要做什么,又能做什么,都的有个结果不是。

    她若是要杀皇上,早就动手了,哪会说这么多,再则,她就是再不了解眼前的女子,可一双眼睛还算见的多,这林霜语眼里有些大气。

    这份大气,恰巧和九兮那孩子身上的一样,

    可惜啊若是这两孩子为帝后,这大夏当真不知会是一番什么景象是大夏没这个福气也是他们想不通通透,如今想通透了又有何用,一切都晚了。

    她想做什么林霜语再次上前一步,屋内的人都忍不住紧张起来。

    “霜语今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皇上打听点事,当年您设计陷害紫家的时候,可是与墨亦宏同伙”

    长公主将信将疑,就为了问这个这么大架势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今日是来行刺的,她当真不报仇过了今晚,想要再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也不见得,这是一时疏于防备,她的人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若是宫里宫外,都是层层暗箭,她怕也是插翅难飞,就是厉害勉强逃出去,也是损兵折将。

    她的底子可不多,就这些个人,怕是损失一个都心疼。

    皇帝似乎也相通了,闭上眼,忍下所有的气,很好,起码还能能屈能伸。

    “是”一个字,答的果断简洁。

    林霜语自然知道他想什么,既然朝中已经乱成一团了,不如再乱写,比如,她去找墨亦宏的麻烦

    这皇帝,当真是不怕乱啊,都知晓边境的事了,这节骨眼上,还不忘他的集权之策,这是过于自信,还是觉得,只要他能将朝堂尽快整肃好,那些边境的问题就不足为据了。

    是不是觉得,大夏泱泱大国,兵强马壮,国库充裕,打的起甚至正好趁机把兵权也解决了,心太大,可惜,实力能力着实配不上他的野心。

    十多年皇帝当的,恐怕早就忘了当初怎么起家的。

    皇帝的想法,她都算的准确到位,所以,无论今天她想问墨亦宏的什么,皇上都会答,易九兮默默听着,不置一词。

    其实,他一直想不通,为何她对墨家如此耿耿为怀,还有那墨清简,为何又对她这么格外奇怪究竟,有什么纠葛

    迟早有一天,他会知道的。等她愿意说的时候。

    “听闻,我姨母当年嫁入墨家,情非得已,皇上对这件事,知晓多少”这是她最想知道的。

    没想到,她会这件事,皇帝没反应过来,顿了下才开口,“当年,墨亦宏与朕初识,那时候,他还只是金汉一个小小六品外放官,他与朕十分谈的来,虽认识不久,却引以为知己,那时候,金汉朝堂并不知,各地赋税重、地方官员横行霸道,百姓民不聊生后来,他知晓朕心中有大志,主动开口说愿意帮我给我出了一个主意,便是设计紫家,说长年战火,百姓同样受苦,不如釜底抽薪,让金汉亡的快些而金汉朝中,当时军中,唯一能打仗的便是紫风修”

    原来,一开始,他们的算计,并不涉及藏兵图,只是两个人想要颠覆金汉,另立新朝的开始,好,这一点,从历史看客的角度来说,无可厚非,可是如此窃取而来的江山,为何却如此不知珍惜

    “我们两不谋而合,其实,朕但是也想着了,就在那时候,朕又无意听到了藏兵图的消息跟巧的是,藏兵图就在紫家。”

    虽然后来知道,怎么就那么巧,他就知道了,可那时候,他已经是皇帝了,便觉得,这天下之大,就算当年有人想要利用他夺取藏兵图,可到最后,藏兵图也没有现世,到是成全了他的江山。

    “所以,墨亦宏便设计靠近我姨母,想要娶她接近紫家,一边探听军情,一边找藏兵图”

    呵呵原来所谓的倾心求娶,如此不堪。

    “本来是,但是那紫玲珑又岂是一般女子金汉公主恨嫁的男人,在紫玲珑眼里不过也就是个有些才学和雄心的男子,不过是墨亦宏的多番接触,才得了紫玲珑唤一声名字,不过约莫墨亦宏自己都不知道,紫玲珑喊人,除非极其陌生,否则不喜连名带姓的叫,一般都直呼其名,因为,她觉得多喊一个字,累。”

    皇帝说到此,忍不住一声闷笑,当初,他去找墨亦宏,恰巧偷听了紫玲珑与人说话,而对方正好问了这么一句,没想到,对方却答的这么直接明白。

    因为这一句话,他还想着,等以后有机会,也的会会这奇女子,可是,但是始终不便,后来也没了机会。

    林霜语也懒得去追问他如何得知,心头却是一松,原来,娘那亦宏二字,是如此个由来,幸好

    就说,娘眼光怎么如此差,可最后为何还是嫁了墨亦宏

    “墨亦宏找的机会接近他,却一直不得芳心,可巧的很,一次紫玲珑不知为何,身负重伤听墨亦宏说,紫玲珑是会武的,而且是个绝对高手,不知被什么人伤了,神志不清好像是被人下了药墨亦宏便这么得手了,墨亦宏醒来之后,紫玲珑问她,是不是想娶她,说她现在一身内力没了,手拿不动剑了,只能偶尔抚抚琴了,好像是静脉受损,墨亦宏本是假意接近,却假戏真做,真的动心了,故此,墨亦宏顺势而为,便答应回京求婚,可紫玲珑却说,听天由命,她最后去一趟黄沙海,寻找荆齿城,如果没回来,就当她什么话没说,如果回来,便成亲,这一切,都是墨亦宏亲口所说,朕已经说的够详细了,请吧。”

    皇帝说的痛快,一是有自己的目的,二是是知道,今天不说她想要的答案,还不知要闹腾到什么时候。

    他怕他忍不住

    机关的按钮,就在他所坐的椅子上,这一下按下去,林霜语必死无疑,这屋里所有的人都必死无疑,包括他和皇姐。

    林霜语也不怕他胡编乱造,她只是想提前知道而已,墨亦宏她肯定是要去找的,皇帝的手,抖了几次,到底还是没勇气同归于尽。

    若是她,早在她开口威胁的时候,就已经按下去了。

    敢赌大的,才能赢大的不是吗

    这是一场算计的婚姻,墨亦宏未必跟皇帝说了实话,但最少也有七成是真的,最少,娘嫁给墨亦宏的过程是真的,这些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至于是谁伤的娘,墨亦宏未必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

    还有,最后一次去黄沙海也就是说,娘在此之前,去过不止一次黄沙海,去做什么

    找荆齿城为什么为了那些虚无缥的宝藏不,娘一直是个极其务实的人,就像她喊墨亦宏的名字一样,若非必要,多喊一个字都嫌麻烦的人,怎会一趟趟没事跑黄沙海

    墨亦宏是不是动真心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当是个便宜爹吧

    林霜语知道,在待下去,也没什么更有新意的答案,当年皇帝得藏兵图不过也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子罢了,该走了,这皇宫,怕是最后一次来了。

    “皇上客气,劳您说了这么多话,皇上,您最好还是把手拿开,您情绪不稳,万一不小心使劲了,可是不妙,这大夏就要不攻而破了,皇上放心,今日过后,紫家的事,霜语不会再找上门,就此揭过,无论如何,到底我还是大夏人,总不能让他国的人捡了个便宜,刚才多有得罪了,皇上大人大量,定不会与我这小女子一般计较,告辞”

    正杀了皇帝,林家怎么办秘宫人能与整个大夏对上

    易九兮也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她没完全丧失理智,否则,就是自己也未拉的住她,就这脾气往后可不敢让她生气。

    有些人不轻易生气,一生气可是有些可怕。

    可心里为什么就有些高兴呢尽管这场合有些不合适。

    “小女娃,慢些走老夫刚到,听了一耳朵,不太清楚,还想再问问皇帝陛下”

    林霜语刚转身,朝着站在门口不远的人走去,随着这突然的一声,立时定住了脚,殿门微微而动。

    花行一身戒备,却愣在原地无能为力,因为他动不了。

    浑身被定住了一样皇帝则没反应过来,还没从林霜语如何知晓这殿中机关所在的震惊中清醒,这又突然出现一个这么可怕的。

    白长老

    寒香眸子一亮,来的可真巧,可惜稍晚了点,是没见着他们这位新主家的气派,看来,当初那么跟自己说话,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今儿个才是真开了眼。

    堇兰默默隐身黑暗中,闭上眼,心中暗道,夫人,小姐比从前尖锐了许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那些人什么时候出现

    她以为这辈子,她都没机会将夫人交代的事办好了,幸而老天爷给了她机会

    这还的感谢墨清简

    ------题外话------

    谢谢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