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说网站

正文 第4章 有他没我

作品:混元圣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尘山

    药师学徒拓熊的态度,令方亦颇为费解。

    方氏药坊,究竟是不是方木溪开的?如果是,为何连药坊内一个小小药师学徒,都这般狂傲?

    方亦看了看方木溪,他不明白方木溪为什么对一个学徒都如此忍气吞声。

    “药坊有六个药师学徒,拓熊是其中天赋最好的一个,已经被薄云先生正式收为弟子。若不出意外,几年后,拓熊就可成为认证药师。”方木溪猜出方亦心中所想,她主动解释说道。

    方亦凝眉道:“即便如此,可这未免也太嚣张了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间药坊是他们开的。”

    “方亦,在秋水城想雇佣一位药师并不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就算你花得起钱,人家也未必愿意来。所以,你一会可千万别得罪博云先生。”方木溪表情严肃,语气也略显严厉。

    她知道方亦的性格。

    可是,为了方亦的前途,她又没得选择。

    方亦抿了抿嘴角,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笑,眼神打量这个房间。

    方木溪见方亦有些不以为然,她的柳眉再次蹙了起来。

    在她还要再劝说时,一道人影已从外面步入。

    进入房间的人,正是协会认证药师博云先生。此人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留着山羊胡,身穿华丽长袍,目泛精光。

    见博云先生进来,方木溪连忙站起身表示尊敬。博云先生对方木溪点了点头,而后脸色一变,不悦的看向还坐在那里的方亦。

    方木溪注意到方亦没起身,她毫不犹豫伸出手一把将方亦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哼!”博云先生轻哼一声,走到奢华的座椅上大喇喇的坐了下去。

    “博云先生,这就是我弟弟方亦,有些不成器,还望先生你以后能多提点提点。”方木溪的语气,接近讨好。

    “嗯,此事坊主你昨天与我提过。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他留在药坊可以,但如果不听话,我会立刻叫他滚蛋。到时候,坊主你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博云先生一副倨傲的姿态道。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过程里,他伸出手指了方亦三次。

    “博云先生放心,方亦一定会听话的,他很想成为一名药师。”方木溪连忙笑着说道。

    “呵呵,药师?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药师的。我听说,坊主你的这个弟弟可不是什么有天资的人。”博云先生冷笑,说话极为难听。

    他根本就没将方亦当个角色,甚至对方木溪都没什么尊重。

    他这句话,其实就是等于在说方亦就是个废物。

    方木溪眉头拧了一下,尽管在努力的克制,但表情还是无法掩饰的变得僵硬。她可以忍受博云先生不尊重她这个坊主,但博云先生当面讽刺她的弟弟方亦是废物,这几乎让她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博云先生,方亦他进入过玉秀学院。”方木溪努力让自己保持着笑脸说道。

    “呵呵,这个我知道。我还听说,他已经被玉秀学院扫地出门了,要不然又怎会来药坊?最近几年,他应该是唯一一个被玉秀学院强行劝退的学员了。”博云先生再次斜视扫了方亦一眼,冷笑起来说道。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方亦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哈哈哈……”方亦发出一声大笑。

    博云先生目光一转,冷冷的扫视着方亦。

    “博云先生,我想知道你能不能炼制育神药剂?”方亦突然开口问博云先生。

    来到这个世界,他只体验过育神药剂。虽然这种药剂在他看来就是废品一样的东西,可从方木溪将育神药剂交给他时的神态看,育神药剂应该算是比较贵重的药剂。

    “你这小儿,简直什么都不懂!”

    “育神药剂,乃是高品药剂,老夫是低品药师,如何能炼制?”

    “再者说,老夫若的能炼制育神药剂,又岂会容身于你们小小方氏药坊?真是无知!”博云先生冲方亦咆哮道。

    “哦,呵呵……我还以为你这大药师有多厉害,原来你连育神药剂这种垃圾都不能炼制。那么我想问问你,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在这里大放厥词目中无人?”方亦嗤笑了一声说道。

    “博云先生,做人得低调一些,不要总摆出一副天老大你老二的模样。说真的,那样很不好。就说此时此刻,你博云先生不过区区一个低品药师,还是被我们方氏药坊雇佣的。坊主都还站着,而你却浑身没了骨头般的坐在那里,这成何体统?”方亦挑眉继续道。

    博云先生眼珠子瞪得滚圆,似要从眼眶内跳出来,大口喘息着粗气。

    这个方亦!这个方亦竟敢这么与他博云先生说话?便是他姐姐方木溪,都不曾胆敢与老夫大声说话!

    “可恶,气煞老夫也!”博云先生怒声爆喝。

    “师父,怎么了?”学徒拓熊从外面快步奔了进来,面露凶相盯着方亦和方木溪。

    “方亦,你闭嘴!”方木溪先是对方亦喝了一声,而后又看向博云先生道:“博云先生,你别动怒,方亦他不懂事,是我把他惯坏了。等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教训他。博云先生,你大人有大量,请务必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方木溪,你现在,给老夫立刻、马上带着这个碍眼的愚蠢废物滚蛋!老夫,不想再看到他哪怕一眼!”博云先生的神色并未因为方木溪的道歉而缓和,他厉声对方木溪爆喝道。

    “博云先生……”方木溪焦急还想劝说。

    “方木溪,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老夫把话放在这里,这间药坊中,有他没我。如果你一定要将这个蠢货留在药坊,那老夫立刻走人。”博云先生威风凛凛的道。

    方氏药坊,离不了他博云。他博云若是走了,方氏药坊用不了几天就得关门。

    博云先生,底气十足!

    “老家伙,你是在威胁我们吗?”方亦将眼睛眯得很细。

    “威胁?你这等蠢货,何德何能值得老夫威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博云先生的声音从牙缝中蹦出。

    “博云先生,我尊重你。只是,能不能请你不要一口一个废物、蠢货的侮辱方亦?他是我弟弟!”方木溪脸上勉强维持的笑容也消失了。

    博云先生看了看方木溪,猛然的点了点头道:“老夫明白了!那么……老夫便告辞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的药坊虽然从药剂师协会购买了药剂制作授权,但没了老夫,你的药坊连一瓶回春药剂都不可能制作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