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第223章 重铸丹田

作品:千机录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兵站

    “一句话,一命换一命!”

    “休想!”安子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口回绝:“今日就算穆云子亲自下界也救不了你!”

    “那就别怪老夫拉丑!”玩命的时辰到了,穆长天周身瞬间澎湃着稠密的紫色光芒,六道线再次变粗,更胜重前。

    “兔兄,归位!”安子也不吃素的,太极八位全部到齐。

    “嘿嘿~~一只未成年的6尘金蹄兽和一颗半熟的七叶紫金罗就想挽回局面?可笑!”

    本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大乱斗,结果变成了拼内功的无聊场面,天下修士个个大感无趣,太不刺激了!怎么着也得来几把毁天灭地的招式开开眼吧!这特么不温不火的那看得出谁占上风谁占下风?连个开盘口的机会都没有;说来说去是不看好那几位小辈,神婴级的大能对付他们还不是挥挥手的事,相信阵内的那位是在猫戏耗子。

    “咹~哦~~咹~哦~~咹咹咹~~~嗷嗷嗷嗷嗷~~~~~~”

    强大的真元力输出终于逼得二蛋现出本体,估计这厮吃是正欢又不想收手,再不出本体十有会被掌暴;这下子二蛋可谓拉风之极,一身黑驴毛脱落,金光闪耀的鳞甲三息之内附满全身,连驴脑袋都长满了,整个身体变大了三倍有余,驴额间一支丈许的兽角煞是威武,四个金驴蹄子踩着淡绿色火焰一声长啸,气场震惊天下修士。

    要不是腰间挂着安子的行囊,基本认不出这厮原来是只驴蛋兽,更为奇特的是两支巨大的蛋蛋没了……

    “不会是退化了吧?要不然这厮的族群怎么这么稀少!”安子抱着秀越瞎琢磨。

    “说什么了你?”秀越反手死死撸着自己男人,真怕跑了,小声气道:“没事就喜欢往那地方看!”

    “我就不信你没看过!”

    “……”秀越这是没修为,不然肯定打死这个不靠普还满嘴瞎说八道的臭男人。

    “看他们怎么死!”现在的赵星河很庆幸自己没掺合,满脸堆笑。

    “星河,你会后悔的!”赵山河话语不多,自己这徒弟论质资算得上是数一数二,可论胆略和迫力,连那个凡人一个手指头都不如,心中大悔。

    “秦长老,您怎么看?”

    “不到最后谁也看不出小友的手段,老夫相信阵内之人死定了!”秦丞已经算是安子的铁粉,无条件全力支持。

    “老秦,完事之后可否随老夫去一趟穆云剑宗?”边上的乐辰东转脸笑道。

    “辰乐,你乐音谷捡了这么大便宜还不得多拿出点诚意?”

    “嘿嘿~~那是当然!将来这小子要什么给什么,只我乐音谷拿得出来!”

    “乐老鬼,我圣宫坊还没开口就想着此等美事?”圣宫坊一位青春靓丽女子出来插话。

    “秀越那丫头虽说出身圣宫坊,不过……”

    “就算地位低下又怎么样?老身身为坊主立即收她为亲传弟子……”

    “哈哈哈~~~~”秦丞闻听此言捋着胡须大笑,他太了解安子了,道:“没听说过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那又如何?说破大天秀越也是我圣宫坊之人,老身不点头,就算这小子有千般能耐也由不得他!”

    “嘿嘿~~那老夫就等着看好戏!”读了一辈子圣贤书的人跟女人讲道理无疑是自讨没趣,再则这圣宫坊因都是女人,一般的修士在江湖遇见都会退让三分,这才有了实力不算很强但个性霸道的奇葩行为;两个字能描述清楚:惯的!

    “地法天、天法道、道貌岸然!不是,道法自然~!”关键时刻安子那不靠普通的舌头总打滑,抱着自家媳妇踩着刀柄原转动一圈,刀柄处散出一道金色圆环扩散开来,将身于位八个方的人和动物窜连起来,片刻后众人压力大减。

    “怎么会这样!”穆长天懵了,出了十层全力居然还撑不死这些有结丹期的小辈,就算有只上界神兽也不可能这样!

    “快看!有人结婴!”

    就在此时,天空又一次出现七彩旋窝,中心直接袁午;是的,袁午结婴了,紧闭的双眼满脸痛苦之色。

    “星河!也许门主看错了你!但既然已经是你,我赵山河不会更改,你好自为知!”徒弟的鼠目寸光让这位新门主失望之极,看得见摸得着并送上门的机缘就这么没了!

    “……”赵星河除了后悔还是后悔,黑着脸一句话不说。

    “媳妇!时机刚刚好!我要撒手啦,抱紧我,嘿嘿~~~”安子掐掐手指看看天。

    “德性!”秀越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戳了他一指头,整个人挂他身上等着下文。

    “谷神星!师傅,希望……能行!”又是一次与老天的对赌,安子摸出块紫晶石交于秀越,道:“拿好,放在丹田,等会儿无论生什么事都不要反抗,能不能成就看你夫君的造化。”

    “嗯~!”秀越分出支手拿好晶石。

    “穆师叔,你现在最好收紧你的丹田,否则出现什么意外师侄是不会负任何责任的,嘿嘿~~~~”安子好心提醒。

    “师侄,小看你师叔会让你付出代价!别以为就你懂得运用星辰之势!”

    “变数!”这是安子心中瞬间冒出的俩字。

    “上乾下坤乾其势纯阳、左离右坎其势纯阴、正暗奇线其势大道?黎云盖顶!”

    “嗡~~~~~~”

    穆长天真有两下子,身体不能动,却让随身的法器、也就是那把宝剑替代,口语完毕,傍晚的天空降下一片黑云彩,连动着袁午的七彩婴云一起搅动。

    “嗬~~不错啊!居然障蔽了爷的星辰气息,还想打断袁兄的结婴,有意思!嘿嘿~~~~”带着阴笑的安子并不慌张,又掏出块紫晶石(也不知道这厮还能掏出多少),道:“师叔,咱们就来看看,谁能嘚瑟到最后!”言罢伸手向天大叫一声:“刀兄!给我破!波~若~波~罗~密~”

    “……”穆长天。

    “咻~~~~~~”

    立于下脚下的黑铁刀快旋转散出道道金芒,之后一道金光直冲安子脚底游遍全身汇于手中的那颗紫晶石,闪着遮天巨芒射向天空。

    “轰~~~~~~”

    一道手臂粗的激光冲破天际,大地随之颤抖,盖于空中的黑云彩被戳出一个大洞并迅扩散,穆长天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势烟消云散。

    “该死的六道劫器!”穆长天怒了,不是他能力不够,是这兔崽全仗着这把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师叔!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师侄还想继续开开眼,嘿嘿~~~”看着袁午那快要制扭曲的脸恢复原样,安子心里的石头落地。

    “如果你想夏侯芳死,就尽管取了老夫的性命!”穆长天作着最后的挣扎。

    “那师侄就不客气喽!”安子完全忽略了那位冰山女子,冲众人喝道:“元神归一,紧守金丹!”

    “神婴归元?守!”穆长天改变了策略,由攻势转为守势,粗大的紫色连线变细,代表着输出减弱。

    “好得很!”安子心中一乐,道:“看爷的手段!袁兄,半个辰内给我成婴,否则哥们强行让你无痛人流!”

    “……”众人!

    袁午正是紧要关头不能说话,不过还是打了一哆嗦,头顶冒着绿气,显然被气到了;不过天空的七彩旋窝明显快了些……

    “爷在这上面跟这老小子斗得晕天黑地,你们也太特么安逸,不给你点压力还真以为指挥是无所不能的。”

    “夫君!我这怎么办?”秀越等了老半天跟傻子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肚子痛了。

    “咳~~~不好意思!呵呵~~刚刚斗法把这事给忘了!”一瞧秀越脸色不对,赶紧道:“马上马上!一定让我媳妇……”

    “我懒得理你!”要不是在公共场合,秀越真想拉他进卧室骑他一晚上。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相溶、九宫移,乾坤再造?启!”

    只见除袁午之外其余七位头顶道道细光冲天而起,于正顶的上空汇集交织成一团,整整小半个时辰。

    “袁兄!能不能快点,就差你一个啦!”

    “哇~~~~”一声婴儿啼哭,袁午脑袋上出一个光着腚的小人,张口就哭。

    “嗬~~能耐啊!生一大胖小子,不错不错!我认干儿子啊,谁也不许跟我抢!”

    “……”众人。

    “嗖!”小人消失不见,紧接着袁午睁眼大怒:“阳光!完事之后我跟你没完,你姥姥的!”

    “那不赶紧的啊!就差你啦!”

    “哼!”黑着脸重新闭眼,袁午头顶冲出一道白光。

    “嘣~~~~~”

    第八道光芒的加入如同催化剂一般,一团彩光缓缓降下,落于秀越头顶的百汇处,随之手处腹部的紫晶石紫芒绽放,耀眼之极。

    “师叔,借你丹田一用!”

    “休想!”穆长天悔意重生,为什么要偏偏要来瞧热闹;为什么这小子聪明得让人可怕。

    “由不得你!”为了媳妇重铸丹田,安子可谓废尽了心思,好容易想出这个主意不可能放手,手指掐动两下抬头望了望已经漆黑的夜空,道:“刀兄帮我!”

    “扑~~~~”接触于穆长天百汇的刀尖终于扎进了脑袋。

    “额~~~”强忍巨痛的刀下之人大恨:“欺师灭祖的小畜生,住手!”

    “天地有动、道法归元、谷神在明、乾坤补缺!”十六字真言吐尽,安子翻翻握住刀柄,“呲啷”一声猛然抽出直举天空。

    “嘣~~~哗哗啦啦~~~~”困阵倾刻间瓦解,引得天下修士睁大了双眼等待着阵内之人如何将这些小辈挨个掐死。

    “咻~~~~”

    天空降下一道七彩流光直射秀越头顶,整个人飘浮于中空成盘坐之式,神情庄重得很。

    “扑~~~~~”脱困的穆长天田丹被抽修为尽失大吐鲜血半脆于地,双目充布满血丝,面孔狰狞非常。

    “穆长天,今日老子要为我的族人王守仁报仇!”安子双手握刀毫不犹豫一刀斩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