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第005章 蛇毒

作品:最强生物之九头蛇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不过是个小丑

    翌日。

    第二天一早,林不知就起床,先是洗漱一番,然后收拾收拾,就拿着三个小型的密封玻璃瓶骑着一辆电动车出门了。

    骑车的方向是小镇的一个蛇市场,因为东镇后面的山有佘山之称,百蛇出没,所以小镇的蛇类生意非常的红火。

    因为蛇的用处实在太大了,蛇有浑身是宝之说,蛇肉营养丰富,味道鲜美,可作上等佳肴,蛇皮可制成工艺品、乐器,蛇毒液含有多种蛋白质,具有一定的镇痛效果。

    蛇皮乃至于蛇鞭,就是公蛇的生殖器,都含雄性激素、蛋白质等成分,具有补肾壮阳、温中安肾等功效,还有蛇血,蛇胆,蛇油,都是用处很广。

    所以蛇拥有动物人参的美誉,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曾清楚的记载了蛇的食用价值和功效。

    林不知现在继承了爷爷养蛇人的身份,一般一条蛇不待毒尽后,是绝对不会选择别的应用,因为家里饲养的都是罕见的毒蛇,抓一条都非常的不容易,岂能随便杀之。

    况且就光取毒卖钱,就足够一家人生活了。

    蛇毒是按克来计算价格,每一种毒蛇的毒液,价格都完全不一样。

    这几日,林不知除了喂养小白蛇之后,也累计了不少毒蛇的毒液,今天可谓是来送货的。

    蛇市场的人不算多,店铺也不多,但来的都是大老板,很多都是开药厂生意的。

    林不知轻车熟路的来到一间店铺的面前,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平头,叫陈高奇,家中排行第三,所以大家给面子都管他叫三哥。

    陈高奇一看到林不知的电动车,眼睛猛然的一亮,声音洪亮道:“不知兄弟,你可总算来了,三哥就眼巴巴的等着你的货呢”

    林不知放好电动车,笑了笑,:“我这不是来了吗”

    东镇虽然有蛇市场,很多人都已蛇为生,但捕蛇人很多,养蛇人就没几个了,因为捕蛇,跟养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捕蛇,没有那么多要求,有毒,无毒都行,捕来就拿到蛇市场找个店铺给卖了,直接收钱走人。

    但养蛇人要求就严苛很多了,不但要有足够的经验,还要过人的胆气,因为他们抓的必须是一等一的毒蛇,哪怕是普通带毒的蛇都不会入眼。

    捕抓来的毒蛇,饲养在家,精心照料。

    然后养蛇取毒,它的毒液才能价格高,有价无市。

    蛇毒,比较普遍的主要用处是交给一些生产药物的厂制作血清,陈高奇的表哥,就是一个开医药用品的大老板。

    不但能制作血清,还能制作止血药,特别是癌症晚期的止疼效果好,近年来,用蛇毒制作的药物也开始大量的使用,特别是在止血方面。

    东镇作为百蛇出没的城镇,蛇类众多,大老板们都会来这里采购。

    林不知的爷爷跟陈高奇做了很多年的生意了,陈高奇算是一个转手之人,赚点中间的差价。

    “不知兄弟,这次给老哥准备了什么毒蛇的蛇毒啊”

    林不知从电动车上将三个密封的玻璃瓶拿出来,里面都有一团的液体,颜色各有不同。

    “这是眼镜王蛇的毒液”林不知先将一个玻璃瓶递交过去,里面的蛇毒是淡白色的,陈高奇很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

    “这是黑曼巴的蛇毒”

    又是一个玻璃瓶交过去,里面的蛇毒是带着暗色的。

    二个蛇毒的瓶子接过来,旋即,陈高奇却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林不知剩下来的瓶子,呼吸都沉重了。

    林不知轻轻一笑:“这是三哥你一直等着要的灰蓝扁尾海蛇的蛇毒,给你取来了”

    “哈哈,不知兄弟果然说话说算,这海蛇生活在大海之中,它的蛇毒最难弄了,这方圆几十里,也就林老爷子手中有一条灰蓝扁尾海蛇”

    陈高奇旋即叹了一口气道:“不知兄弟,林老爷子的去世,我也很伤心,现在好了,有你回来继承他的衣钵,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林不知白了白眼:“三哥,你什么时候说话那么虚伪了,你不就担心没地方收蛇毒吗”

    “哈哈,你这小子,说话不带这样打脸”陈高奇哈哈一笑,又正色:“林老爷子是我生平最敬佩的人,这点千真万确”

    “说说笑,三哥别当真”

    “不知兄弟你等等,我这就让人去称称蛇毒的分量,你放心,每一种蛇毒,三哥我不但不压你价,还多加百分之五给你”

    林不知道:“那谢谢三哥了”

    说着陈高奇就进去了,林不知瘪了瘪嘴,忍不住的一笑,这些生意人,还真会把死的都说成活的,什么好赖话,都被他们给说了。

    爷爷身为东镇首屈一指的养蛇人,手中的罕见毒蛇绝对是技压群雄的,越罕见的毒蛇,它的蛇毒就越珍贵,比如灰蓝扁尾海蛇,整个东镇,就此一条而已。

    当年陈高奇刚开始做蛇类生意,爷爷看他是乡里街坊的,就帮他一把,蛇毒,还是蛇其他的应用,都交给他转手贩卖,可以这样说,这些年,陈高奇从爷爷那里转手赚的钱,都可以盖一栋小楼了。

    爷爷仁义,这么多年,也没有跟陈高奇抬价,那些罕见的蛇毒,向来是他说多少价格是多少。

    这些林不知心中清楚的很。

    这次他回来接手爷爷的工作,完全可以不用选择跟陈高奇继续合作,为什么呢,因为罕见毒蛇的蛇毒太稀少,他完全有底气的站在蛇市场的中间,大声喊一句罕见毒蛇的蛇毒,定然让那些开医药生意的大老板蜂拥而至,价格随他来开。

    当然,林不知也不是一个爱财之人,更看重感情,爷爷都没选择其他的生意人,那么他自然也会再把蛇毒交给陈高奇来贩卖。

    况且陈高奇的为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一点商人的狡诈,但总体来说还算厚道,最主要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这一层关系还是要维护的。

    十几分钟之后,陈高奇走出来,笑嘻嘻的道:“不知兄弟,要一起看看蛇毒称的分量吗”

    林不知顿时摇了摇头:“我还能不相信三哥吗”

    陈三闻言哈哈一笑,其实每一种蛇毒有多少分量,林不知早就心中有数,这点要是没底,他还真丢了爷爷的脸。

    “那三哥我就直接给你报数了”

    陈高奇道:“眼镜王蛇的蛇毒一共是二十克,现在市场价每一克是二百,三哥我算你二百二,那么就是四千四”

    “我们在说一说黑曼巴,分量是十五克,黑曼巴的蛇毒市场价要比眼镜王蛇略微低一点,但三哥我一样算你二百二一克,够意思吧”

    林不知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