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第001章 稀世之蛇种,百年而不遇

作品:最强生物之九头蛇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不过是个小丑

    初夏,温城。

    温城,东镇,后背靠山,山为大巴山,山林一带,自古多蛇,有白蛇,青蛇,竹叶青,七步蛇,眼镜蛇等等,不一而足,后有佘山之称。

    《山海经》裁:“西南有巴国,有黑蛇,青首,食象。

    言蛇能吞象,不免夸大,然佘山中蛇多,却是事实。

    各种久负盛名的银环蛇,金环蛇,七步蛇,眼镜蛇多在深林老林,东镇屋后,四面环山,算是山清水秀,但却林木茂密,杂草丛生,有百蛇出没。

    东镇内,一栋略显破旧的宅子在风中如萧瑟的老人,苟延残喘着,一些地方的瓦片已经掉落,历史久远模样。

    一位清秀的少年出现在宅子的院内,似是这家宅子的主人。

    少年手中拿着一个玻璃瓶,来到院中一口大窑缸前,缸上有盖,掀开盖,便是一股非常浓郁的血腥之味扑面而来。

    味道还不单单是血腥,还有一股骚臭味,闻一口便令人作呕。

    少年仿佛是习惯了这股难闻作呕的气味,置若罔闻,只是窑缸之中呈现的画面却让人毛骨耸人,头皮发麻。

    里面上百条颜色各异,种类不同的毒蛇盘踞起来,有的团成一团,有的直立着蛇躯吐着蛇信,冒着幽然的寒光。

    嘶嘶作响的声音宛如鬼厉的叫,让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窑盖打开,里面众蛇喧哗起来,少年冷眼看着众蛇,面不改色,半响后,他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朝着里面的众蛇探去。

    霎时间,众蛇既然皆奔窜,仿佛伸进来的是一只恶魔之手。

    这些毒蛇,每一条都身负剧毒,只要凶煞的一口咬上去,这少年定然一命呜呼,可奇怪的是,众蛇只是在空间不大的窑中躲避,眼中未见多少凶光。

    其中一条通体翠绿,眼瞳为黄色的毒蛇被少年的手抓住,也不见它有过多的挣扎,仿佛带着认命般的觉悟。

    “小青,今天轮到你了”

    少年看着手中通体皆翠绿的毒蛇,含笑了起来。

    这是一条竹叶青,模样煞是鲜艳好看,但却身负剧毒,乃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蛇。

    不得不说这少年胆子很大,抓着竹叶青,还作亲呢状,逗了几下,仿佛是为了促进一人一蛇之间的感情。

    旋即,见他右手抓住蛇头部位,竹叶青立刻张开血口,露出一排犀利的毒牙,少年左手拿着一个玻璃瓶,瓶口有一层薄纱,将蛇的毒牙按在了薄纱之中。

    瞬间,只见毒牙之内,挤出了一滴绿色的液体,慢慢的顺着薄纱流到了瓶子中,凝固。

    看到这里,才明白,原来少年所做的一切,不过抓蛇取毒。

    蛇是冷血动物,没有手没有脚,头上除了两小眼睛就剩一张大大的嘴,并且柔软无骨,也许就是因为它这种形象天生具有一种恐怖气息,让它成为连人都非常惧怕的恐怖生物。

    蛇或善或恶,能致人于死命,但也能救人与浮屠,它的全身器官都是有用的医药。

    少年叫林不知,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一个月前,他没选择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东镇。

    他父母早亡,只有爷爷从小抚养他长大,因为佘山自古多蛇,所以爷爷有一个特殊的职业,那么便是养蛇人。

    养蛇人就是靠着蛇来养家糊口,蛇的用处太多了,最有商业价值的就是去取蛇毒卖钱,不同毒蛇的毒液,价格也各有不同,另外待毒尽后,也可以杀之卖钱,或许直接整条卖到蛇市场上去。

    这算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但常人皆怕蛇,更何况养的都是毒蛇,一个不慎,便会丢了小命,也绝对是一份高危的行业。

    林不知的爷爷,在十里八乡有一个响亮的名称,人中蛇王,他不知道是不是被毒蛇咬的免疫了,可以百毒不侵,无论被什么样的毒蛇咬过,第二天都跟没事人一样。

    外人常说,他爷爷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林不知的读书费用,但是爷爷靠着养蛇取毒赚来的。

    这份恩情,林不知深记于心,只等着自己毕业,找份不错的工作赚点钱,来孝顺他老人家。

    但刚一毕业,林不知就接到了一个噩耗,他的爷爷死了,被一条毒蛇给咬死了。

    村中传闻,发现爷爷尸体的时候,他身上趴着一条通体皆莹白的罕见小白蛇,人们断言,一定是这条罕见的毒蛇咬死了他爷爷。

    身为养蛇人,终日玩蛇,总有被蛇要了命的一天。

    这仿佛是某种宿命,你从蛇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它也会问你要一些东西,只是等它问你要的时候,便是你的全部了。

    接到噩耗,林不知马不停蹄的回到东镇,其实他并不相信爷爷是被自己养的毒蛇给咬死的。

    他跟爷爷相依为命的长大,知道爷爷百毒不侵,哪怕是最为致命的眼镜王蛇的蛇毒,爷爷都不怕。

    当今世上,还有什么样的毒蛇能要了爷爷的命。

    回来之后,林不知查看了爷爷的尸体,发现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新的伤口,没有蛇咬过的痕迹,最后警察也断定,死因并不是被什么毒蛇给咬死。

    最后法医报告,乃是气血衰竭而死。

    很意外的一个答案,但也算是一种安慰,起码爷爷不是外界传的那样,终日玩鹰,最后被鹰啄了眼。

    回来的第三天,林不知在爷爷卧房桌子内的一个抽屉中,发现了爷爷留给自己的一封信。

    看了信后,林不知惊恐未定,但也一切明心。

    原来爷爷一直有一个疯狂的想法,那么便是培养一条世间独一无二的蛇王。

    但想要培养一条独一无二的蛇王,蛇品种就至关重要,一年前,爷爷在深山密林捕到了一条刚出生的变异蛇种,从未在世间出现过。

    爷爷用百种蛇毒的毒液来喂养这条变异毒蛇,催发它特殊的体质,最后爷爷更疯狂的用自己的血来喂养这条变异毒蛇。

    用他老人家的话来说,这条变异蛇种,就好比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必须趁它还在幼年,就要最大程度的激发它的潜力。

    气血衰竭而死。

    原来法医的结论是正确的,爷爷已然高龄,用自己的血来喂养一条毒蛇,不是自取灭亡吗。

    爷爷,你这是何必呢!

    林不知看完信后,痛苦万分,恨自己不在爷爷的身边,否则岂能让爷爷如此的疯狂,走火入魔也不过如此。

    说破天,也不过一条毒蛇而已,能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吗。

    一个人一旦有了执念,那么难免做出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思虑收回,林不知将竹叶青的毒液取尽,足足有五滴,算是不错的分量了,一般情况下,养蛇取毒都是五到七天一取,不能太过频繁,否则产量也不够。

    取完毒液,林不知拿着装着毒液的玻璃瓶,不紧不慢的来到了一个房间中,放下玻璃瓶,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打了数声。

    敲打声一出,倏然地,桌子上出现了一条一米左右长度的小蛇,此蛇模样罕见,通体皆莹白,蛇皮表层,闪闪光泽,像能发光发亮一般。

    莹白的小蛇一出现,周围温度都好似它阴冷的气息骤降了下来。

    “伊...”

    莹白小蛇,蛇身直立,微微吐着蛇信,蛇目灿灿,不凶煞,却透着一股灵性。

    林不知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这条小蛇,随后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小蛇既也不躲,还流露出一副作亲呢状,跟小宠物似得,讨人喜爱。

    爷爷用血喂养的变异蛇种,就是眼前这条莹白的小蛇。

    稀世之蛇种,百年而不遇,是爷爷信中对此蛇的评价。

    “小白,来吃饭了”

    林不知见它通体莹白,就像一条小白蛇,就管它叫小白了。

    玻璃瓶打开,林不知隔空对着莹白小蛇倒去,里面绿色的毒液慢慢的流淌下来,小白立刻灵性的张开了血口,竹叶青的蛇毒一滴不剩的落入了小白的蛇口之中。

    旋即,只见小白发出了满足的灵性样子,就差手舞足蹈了。

    林不知看着此蛇,陷入了思忖,最后暗暗的呢喃:“爷爷,你为了培养这条蛇,连命都不要,真的值得吗”

    “为什么不等孙儿回来孝顺你”

    他摇了摇头,眼中似有满目浮华,很是哀伤,就在这时,他看向自己的手,发现小白用小脑袋蹭着他的手背,似在安慰他。

    最后自己也安静的卷成一团,趴着不动。

    好像在陪着林不知一起难过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