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八楼文学 | 手机版阅读

八楼文学_小说在线阅读_无弹窗小说网站

正文 第320章 拯救卫祭北?

作品: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一颗小豌豆呀

    “做的不错。”

    她毫不吝啬的奉上了夸奖,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赞赏。

    能够以练气十一层的修为将筑基修士灭杀,这可不是光凭天赋异禀就能做到。

    白禇得到夸奖,笑得一双眼弯起,难得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

    “三师兄,你笑起来好像萨摩耶啊!”

    秋月白又恢复了活力,在一旁笑着打趣道。

    “萨摩耶?那是什么?”

    苏御挑挑眉头,侧头看向秋月白,不知道她又从哪里学到了古怪的东西。

    “额……那是一种狗……”

    秋月白缩缩脖子,话音刚落就见白禇的脸色一黑,无辜的吐了吐舌头。

    千仞奚默默地站在一旁,望着几人说说笑笑,眼神变得温暖起来。

    ……

    “卫祭北,你还要往哪里逃?快将你拿到的东西拿出来!”

    “若是你主动交出来,我们还可以放你一马!”

    远处断断续续传来几声呵斥,让路过此处的凤初曦心里一紧。

    “卫祭北?这个名字……”

    她小心的躲了起来,用符箓掩盖了自己的气息。

    自从上次秘境之行后,她便知道了自己的缺点,因此决定外出来历练,增长经验与站力。

    这段时间,她虽遇挫折,却都惊险度过,平安到达了西马城的郊外。

    这还没有多远,竟然就碰上了热闹。

    凤初曦眸光一闪,心里暗自揣测着这个卫祭北是否是原著里的那位卫祭北。

    她竖起耳朵,只能听到各种乒乒乓乓的打斗声,时不时伴随着东西爆破的声音。

    “要不要去救人?”

    她有些纠结的咬咬唇,心里既担心安全问题,又不想错过这个与卫祭北结交的机会。

    “哎呀算了,我总不能看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被害死吧?”

    凤初曦纠结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上前救人。

    她使用几张敛息符贴在身上,偷偷摸摸的向打斗处摸了过去。

    对方可能沉溺于打斗中,并没有人发现她的靠近,让她顺利摸到了附近,看到了前方的几个人。

    一位少年瘫倒在地,身上插着一把灵剑,鲜血四流,很快就染红了他一身白袍。

    三位修士正站在他身边,威胁逼迫他将什么东西交出来。

    “你真想死是不是?你信不信,你死了,我们也能从你身上将东西搜出来?”

    灵剑的主人一脚踩在伤口附近,顿时更多的血液飙溅出来。

    “唔~”

    卫祭北痛的缩了一下,嘴角处鲜血汩汩直流,看上去伤势极重。

    “你到底说不说?”

    另一位修士手里转动着匕首,语气已经极不耐烦。

    见卫祭北依旧不说话,反而“装死”闭上了眼睛,他蓦地将匕首向他的头掷去。

    “咔擦!”

    凤初曦被他这番举动吓了一跳,惊得往后退去,却不小心踩着了一片枯叶。

    “谁!”

    修士的感应何其灵敏,那几人几乎在瞬间便发现了她,转身将手中的剑向她掷来。

    那速度极快,在她还未稳住身影时便已经射到了她眼前。

    看着这近到眼前的灵剑,凤初曦第一反应便是躲进空间。

    可还未等她动作,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大掌,轻松将灵剑毁去。

    随即凤初曦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向那几人靠近,一息时间不到,那三个人便通通倒了下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小姐。”

    那道人影行至凤初曦身前,冷淡的唤了一声。

    这个时候,凤初曦才知道,原来凤家在暗地里安排了护卫。

    她的心里一紧,开始回忆自己是否有暴露空间的存在。

    最后确定安全后她才舒了口气,笑着冲护卫点了点头。

    “吴叔。”

    护卫微微颔首,便又重新隐去身形,消失不见了。

    凤初曦看了一眼身后,心里有了底厚后走向卫祭北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喂,你没事吧?喂?”

    她凑近卫祭北身边,发现他竟是已经晕过去了,且生机还在不断流失。

    凤初曦心里一紧,连忙喂他服下丹药,然后扶起他偏偏倒倒的向空旷的地方行去。

    她侧头看向这张即便满脸血污也依然挡不住“妖艳”的脸,眼神蓦地柔软下来。

    原著中,这是一个反派人物,将来会与千仞奚等人产生过节。

    卫祭北,本是魔族太和一族的少主,却因为其父意外陨落,生母下落不明而被魔族之人追杀,据说是为了什么魔族至宝。

    他从小便四处艰辛逃命,遇到各种数不清的危险,一步步艰难成长着,也慢慢养成了暴戾乖张的性格。

    成长为魔族一方霸主之后,他率领族人与灵修展开了一次大战,最终在大战中被千仞奚亲手斩杀,夺了魔族至宝。

    很多人都觉得卫祭北此人万分可恶,盼着他早点领盒饭,可她却并不如是。

    在她眼里,这是一个极其可怜的人。

    父亲死亡,母亲失踪,被族人追杀,从没有遇到过一个好人……

    这一切,才导致了后来的卫祭北出现。

    她有时候就在想,若是有人能够拉他一把,或许他就会有所不同。

    只是没想到,这机会却是送到了她面前。

    ……

    “客官,请问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客栈的小二热情的跑到门口,将一行人迎了进来。

    那一行人穿着华丽,手上的储物戒格外晃眼。

    “住店。”

    一位随从取出一个储物袋随手抛给小二,随即小心的跟在一行人身后往二楼房间走去。

    从头至尾,那一行人都未看过大堂里的修士一眼。

    “啧啧啧,这还真是就差把有钱有势刻在脸上了。”

    秋月白有些羡慕的咂咂嘴,想当初,她也是这般被众星捧月的小公主。

    “太过招摇了可未必是好事。”

    苏御笑着看她一眼,手下却是给千仞奚添了添灵茶。

    千仞奚对别人不感兴趣,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捧着茶杯,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过断头河。

    她们在这城里已经呆了好些日子了,如今白禇也彻底恢复了,也是时候继续出发了。

    可如今,必经之路断头河近些日子出现了异常,已经没人敢渡河了。